马老师的第一课

众所期待中,马云终于揭开了自己继任者的神秘面纱:一年后的9月10日,他将辞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由张勇接任。


马云“退休”这样的大事,自然吸足了外界的目光,公开信还没公开之前,到底谁会接棒的种种猜测卷土重来。在外界看来,在马云继任者通道上排队的,还有好几位“重臣”:彭蕾、俞永福、井贤栋、蔡崇信......


张勇任职董事局主席,那CEO由谁来担任呢?张勇兼任,又或者是几位落选的元老重臣中的哪一位?谜团待解。


但确定的是,马云从不缺“候选人”。


马云的“正确决定”,市场买不买单?


马云这被称为“教科书式”的交接,得益于阿里特有的“合伙人制度”。


阿里每一年都会选拔新合伙人加入。合伙人,作为阿里的运营者、业务的建设者,又是公司文化的传承者,同时他们还是股东,也最有可能坚持公司的长期利益,创造长期价值。


业内曾这么评价该制度:如果李彦宏离开百度,公司所受的影响是70%;如果马化腾离开了腾讯,公司所受的影响是50%~60%;如果马云离开了阿里巴巴,公司所受的影响大约只有30%。


除了人员的调动,企业的权杖交接往往都伴随着很多的问题。任目前看来交接相对顺畅的阿里也会出一些小小的波澜,这体现在了阿里的股价上:9月10日,阿里股价盘前小小跌去近2%,开盘继续下跌,盘中一度触及逾一年低点155.8美元,截至收盘,跌幅为3.7%。


马云说任命张勇是自己做的最正确的决定,但投资者买不买单还不一定。


根据界面的报道,行业咨询公司Pacific Epoch驻上海的分析师史蒂芬·朱(Steven Zhu)认为,张勇的任命是一个安全的选择,在过去11年里,他证明了自己能够将马云的愿景变为现实。但他也表示,公司面临的挑战将在较长一段时间内成为现实,因为张勇还没有证明自己和马云一样具有远见卓识。


但是不管怎样,马云认为自己是对的。在公开信中,马云是这样盛赞张勇的:


张勇自担任阿里巴巴集团CEO以来,展现出了卓越的商业才华和坚定沉着的领导力,连续13季度实现阿里巴巴业绩健康持续增长。他具有超级计算机般的逻辑和思考能力,坚信使命愿景,勇于担当,全情投入,敢于站在未来创新设计新型商业模式和业态。他被评为中国2018年最佳CEO排名第一,这份荣誉当之无愧!他和他的团队已经赢得了客户、员工和股东们的信任和支持。


马云退而不休,阿里依然贯彻着马云强大的意志,张勇又是个足够好的践行者,最起码这就够了。


企业权杖交接有多难?


不管是国外国内,家族企业还是其他形式的公司,大多都面临着交接不畅的问题。


《哈佛商业评论》(HBR,Harvard Business Review)文章“Succession Planning: What the Research Says”中就有提到:长期以来的研究表明,大多数公司都没有准备好能取代现任CEO的候选人,但每年大约有10%到15%的公司都面临不得不任命新CEO的问题。


今年6月,美国信托公司(U.S. Trust)对一群拥有至少300万美元可投资资产的企业主进行了抽样调查,调查报告显示许多企业主除了自己的生活之外,没有考虑到企业的未来。只有16%的人打算把企业传给家人,64%的年长企业主(50岁以上)甚至没有正式的接班人计划。


同样的,早在2010年,由猎头公司海德思哲(Heidrick & Struggles)和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联合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被调查企业中,只有54%的董事会有意识地物色接班人,而39%的董事会成员都没有可行的内部人选,一旦需要,董事会成员往往无法立刻上岗取代原CEO。


人选不佳、更替仓促还只是企业权杖交接的第一个槛。文中还有提到另一个问题:据估算,多达40%的新CEO在上任前18个月都不能达到预期业绩。在没有继任计划的情况下,匆忙任命的CEO往往会有个很长的适应期,最后还不能保证和企业之间的合拍协作。


国内有过轰轰烈烈的继任故事的企业有很多。


往近了说,几个月前李嘉诚退休,家族企业长江实业由长子李泽钜接班。一手缔造了长江帝国的李嘉诚向来是维系与外界利益关系网络的主心骨,他卸任了,新一代负责人接盘,集团自身的说服力就会在一定程度上面临缩水的风险,哪怕这位新的掌事人是李嘉诚的儿子。


香港中文大学体制和治理研究中心教授,号称“家族企业传承治理第一人”的范博宏,曾经通过对近20年来中国香港、台湾地区以及新加坡200宗家族企业传承案例的研究,发现家族企业在继承过程中面临巨大的财富损失:在继承年度(交接完成的一年)及此前5年、此后3年的累计股票超额收益率平均高达-60%;上市公司的市值在扣除大市变动后平均蒸发60%。


不过好在,李嘉诚避开了豪门继承人资产分配不公,导致家族故事连同企业纷争一同被晾晒给吃瓜群众的悲剧,已是难得。


企业权杖交棒的过程中,马云和李嘉诚相似的一点是,二者都能从公司/家族的内部找出这个自己满意的继任者,这一点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当内部没有合适人选的时候,公司往往就会动起从外部空降CEO的心思,而根据薪酬数据公司Equilar的数据,从外部挖来的CEO候选人的平均薪酬比内部提拔的高管足高出320万美元,但他们的表现往往却不是很好。


上述HBR文章中,有博斯公司(Booz & Company)在2010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在过去10年的时间里,内部CEO在市场调整后的股东回报中,往往能有7年的优异表现,而中田纳西州立大学的格里高利•纳格尔(Gregory Nagel)和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詹姆斯•昂(James Ang)的研究表明,仅有6%的案例能证明外部空降CEO的做法是合适的。


马云高调宣布即将退隐,至此,BAT中已经有一家即将完成接任,跨入下一个全新的阶段了。这个时候,要做102年的阿里巴巴刚刚20岁,马云也才54岁。


而和阿里差不多“年纪”的百度,在寻找继任者方面,可能就没有阿里这么顺利了,如果百度面临交接,情况应该会尴尬许多。


“百度没有二把手”,是业界一直以来对百度的戏谑。前段时间潘乱文章《百度没有文化》中有提到:2008年起百度高管持续更迭,老员工不断出走,公司一直没有稳定的二把手和高管团队。同时李彦宏的个人权威在百度变得越来越大。CEO一直一言独大。


李彦宏也不是没有过接班人。


曾经29岁就升任百度史上最年轻副总裁的“百度太子”李明远,一度被认为是李彦宏最有希望的继任者。只是后来的事情颇为遗憾,2016年11月4日晚,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发布全员内部信,通报了李明远与被收购公司负责人私下有巨额经济往来。百度当时称,李明远主动认错,主动向公司提出引咎辞职。


事情背后还有哪些隐情不得而知,但百度“没有接班人”的说法,至今一直流传。


本文由 创赢中国网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创赢中国网)及本页链接。
相关文章

热议话题

0人讨论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