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文艺

周宝宏:男人心

在胸口镶一块玻璃,真诚与虚伪不必说明。人潮拥挤时它选择安静,独守深夜会隐隐的疼。男人心有多大?一边流着眼泪,一边说着狠话。男人心真的很大。降服了海洋,又打算把天…

在胸口镶一块玻璃,

真诚与虚伪不必说明。

人潮拥挤时它选择安静,

独守深夜会隐隐的疼。

男人心有多大?

一边流着眼泪,

一边说着狠话。

男人心真的很大。

降服了海洋,

又打算把天装下。

从没体会你给过的微笑,

想着生活顺其自然就好。

毁了城堡搭建戴锁天牢,

网住离别思念每分每秒。

男人心如何思考,

听见心跳,

却听不出心情是好是糟糕。

男人心怎么预料?

布满伤痕的双肩,

一样禁得住熬。

黎明准时挂在杨树梢,

太阳来了雨露土里逃。

到处弥漫三叶草味道,

深呼吸把你融化入药。

男人心伤了该怎么治疗。

一个耳光或一次拥抱。

绝情和柔情都需要。

男人心时刻保持骄傲。

就算看不过世事无聊,

故事结局谁会知晓。

周宝宏:男人心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Time观察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