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24小时

那个最能打的人走了,王兴即将归于平庸?

在关键时刻又失去王慧文这位不断拓展边界的元老,王兴和他的美团在陌生的时代背景下会走向平庸吗?…

Time观察网最新消息:

那个最能打的人走了,王兴即将归于平庸?

本文来源于:紫财经(ID:purplecaijing),作者:沈二公子

年初公告提前退休,年末正式挂冠而去,美团“二号人物”近日的离职看起来水到渠成,事实上却很可能另有一番隐情,要知道,此时的美团正处于一个多事之秋,比过去几年间的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严阵以待,王慧文的出走有点不是时候。

01美团最能打的人‍

一个好汉三个帮。

正如阿里的成功得益于十八罗汉,美团之所以能用短短十年时间便从当初一个找不着北的不着眼的创业公司快速成长为小巨头TMD的一员,王兴和他的清华大学学弟穆荣均、清华大学同窗兼室友王慧文构成的铁三角同样居功至伟。

这个权力金字塔分工明确,王兴掌控全局,穆荣均负责技术,王慧文担负着冲锋陷阵的使命。

在早期,美团从团购切入,王慧文领导市场推广铁军与拉手、糯米等数十家竞争对手展开了一场场惨烈的厮杀,最终成功在“百团大战”中胜出。

但是,赢得了团购胜利的美团并没有收获想象中的丰厚回报,2012年底,王兴派王慧文带着美团第10号员工沈鹏四处寻找新业务。发现外卖这座金矿后便开始猛攻,王慧文一年便拿下了200个城市。

彼时,市场上除了美团外卖,还有饿了么、百度外卖等玩家,为了争夺市场,相互之间时常擦枪走火,尤其是美团与饿了么两方的员工经常爆发激烈冲突,多次发生争执甚至在街头上演斗殴的闹剧。

2016年,在国内外卖市场上,美团外卖份额为39.3%,饿了么外卖市场份额为35.2%,百度外卖市场份额为19.5%,各家差距并不明显,饿了么与美团外卖尤其呈胶着状态。

然而,到了2019年第二季度,美团外卖市场份额升至夸张的65.1%,合并了百度外卖后的饿了么市场份额萎缩至不足三成。这场压倒性的胜利,直接帮助美团登陆港交所,成为中国外卖第一股。

02钱没给到位?心受委屈了?‍

马云说,员工辞职无非两个原因:第一,钱没给到位;第二,心受委屈了。这句话或许同样适用于王慧文。

从2011年加入到如今出走,王慧文在美团整整呆了十年,把一个人一生中的黄金十年都献给了王兴,但美团对待这样一位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得力悍将有失公允。

早在2015年8月,美团便将王慧文从副总裁提升为高级副总裁兼外卖配送事业群总裁,两年后,美团成立新到店事业群和大零售事业群时,再次安排王慧文管辖生鲜零售、外卖、配送、餐饮B2B等最重要的几大业务。

但到了退役时,王慧文的职务仍止步于美团联合创始人、执行董事与高级副总裁。而在此期间,张勇接任阿里董事局主席,徐雷升任京东零售集团CEO,张楠晋级字节跳动中国区CEO,就连昔日的搭档沈鹏也创立了水滴集团并担任CEO,王兴则死守着美团的CEO与董事长两个位子不愿与老同学分享。

除了权力外,王慧文的身价与付出亦不符。

不少人一直视王慧文为美团的二号人物,美团发布招股书时,人们才弄明白该公司的持股状况。毫无疑问,王兴以11.4%的持股份额独占鳌头,没有想到,王慧文仅持有大约6000万股,占比不到一个百分点,不仅远远落后于王兴,也大幅低于穆荣均,后者持有1.26亿股A类股和560万B类股。

在2020胡润百富榜上,王慧文以120亿元财富排名466位,相比之下,王兴、穆荣均则分别以1700亿元、355亿元的财富排名第13位与第134位。

王慧文似乎把马云所总结的两大辞职原因占全了。

王兴在内部书说了几个“感谢”,但王慧文恐怕最不需要的就是那些挂在口头上的玩意儿,此次出走大概率会二次创业,以事实证明自己到底值多少钱。

03美团会归于平庸吗?‍

从表面看,王兴放王慧文归山正适其时。

天眼查APP显示,今年3月19日,美团股价尚处于72.40港元的水平,到了11月9日已触及335.20港元的天价,总市值直逼2万亿港元大关,不到八个月涨了363%,在国内互联网公司中排名第三,仅次于阿里与腾讯。

不过,在浮华的背后,美团实则面临一个前所未有的严峻局面。

根据三季报,今年7-9月,美团旗下三大版块餐饮外卖分部、到店与酒店及旅游分部、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的收入分别为207亿元、65亿元、82亿元。

占比近六成的外卖经营利润只有7.69亿元,随着抽成率已经高达商户不堪忍受的程度,增长空间已经非常有限。到店、酒店及旅游分部的经营利润虽最为可观,三个月贡献了28亿元,但该分部收入同比仅上升4.8%,几乎在原地踏步。王兴必须找到新增长点,否则,美团很难支撑起当前虚高的市值,事实上,股价触顶后已经回调了17%。

从三季报上看,美团正在押注新业务及其他分部,这部分业务发展确实比较凶猛,收入同比大增43.5%,增幅在三大版块居于首位,但经营亏损却从去年同期的12亿元扩大至20亿元,完全是在赔本赚吆喝。

最重要的是,美团过去可以大玩特玩烧钱、巨额补贴获得垄断地位后再行收割的把戏,如今这条路快行不通了。

近期,官方频频吹风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加强平台经济的监管,还特别点名了美团押注的社区团购赛道,这也是2021年的八大重点任务之一。此外,美团近日还深陷垄断、大数据杀熟等舆论漩涡难以自拔。

“别只盯着那一两块钱,那不是‘韭菜’,那是日子,是民生。”在美团外卖被用户炮轰大数据杀熟后,新华网发表了一篇措辞非常激烈的评论。种种迹象表明,王兴继续野蛮生长的的幻想基本破灭。

在关键时刻又失去王慧文这位不断拓展边界的元老,王兴和他的美团在陌生的时代背景下会走向平庸吗?(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来源:百略网专栏,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来源于百略网专栏,版权归百略网原作者所有,本站仅作为分享,无任何商业用途。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Time观察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观察酱

作者: 观察酱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