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科技

苏宁“缺钱”迷局:1年内需还债近400亿

连续六年“卖子求生” ,张近东:新零售做了大量“超前投入”。…

Time观察网最新消息:

苏宁“缺钱”迷局:1年内需还债近400亿

​本文来源于:IT时报(ID:vittimes),作者:孙鹏飞

2015年,阿里巴巴与苏宁云商达成战略合作,不知道5年后张近东和马云“再次握手”,会给苏宁易购的未来带来怎样的变数?

30秒快读

1

算一笔账,苏宁要在1年内还债近400亿。

2

一切早有迹象,连续6年,苏宁不断“卖子”。2014年,通过卖门店苏宁获益19亿元,2015年卖门店、PPTV股权获益17亿元,2016年卖仓储、子公司京超苏宁电器获益18亿元,2017年、2018年则通过卖出阿里巴巴股份分别获益43亿元、139亿元。

3

苏宁如何渡过难关?找到自救之路或等待阿里救援。回顾过去10年,转型新零售,张近东直言,苏宁做了很多超前投入。

“空穴来风”,既可表述传言毫无根据,也有无风不起浪的意思。相同的事件,不同的解读,或许是对如今市场上热议的苏宁资金紧缺一事的注解。

这个双十二,苏宁过得并不顺心。12月10日,市场出现苏宁实控人张近东等人将苏宁控股集团全部股权质押给淘宝的传闻。

天眼查显示,12月4日,张近东、其子张康阳及南京润贤企业管理中心分别将5.1万股、3.9万股和1万股股权质押于淘宝,合计出质股权数额10亿元人民币正好对应苏宁控股注册资本。同一天张近东还将6.5万股苏宁置业的股权质押给淘宝。

图源:天眼查

对此,苏宁控股官方微博对网络上关于苏宁资金链断裂的传言予以否认,而苏宁控股旗下上市公司苏宁易购则对此解释为正常商业行为,更公告以30亿元回购苏宁债券,力证资金没有问题。

尽管截至三季度,苏宁控股只持有苏宁易购3.98%股权,只是市场情绪在短暂缓和后依旧低迷。12月17日,苏宁易购盘中创下7.74元/股,这是近6年股价新低。

12月16日晚间,苏宁易购发布公告称,上市公司第5大股东陈金凤于12月15日减持160万股股份,占总股本比例0.01%。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第三季度陈金凤所持股份的质押率高达98.3%。此次减持后,陈金凤所持未被质押股份仅152.8万股。

另一则吸引市场眼球的消息则是:近日上海苏宁易购销售有限公司因房屋租赁纠纷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96.85万元。

中盛证券在一份研报中给出苏宁易购Level 3中性风险等级,并表示受市场交易条件的影响,可能存在一定风险,价格波动比低风险的股票更剧烈。

图源:中盛证券

01

短期仍有27亿元资金缺口

债券到期是苏宁易购面临的第一重考验。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上市至今,苏宁易购发行过21只债券,剔除8只已到期债券,剩余13只债券余额累计113.05亿元,这其中剩余期限不到1年的债券有5只,合计余额56.86亿元。

56.86亿元对苏宁易购意味着什么?

今年三季度财报显示,前三季苏宁易购归母净利润仅5.47亿元,同比下降95.4%。这还不足56.86亿元的1/10。

而2019年度,苏宁易购的零售业务利润同比大幅下降至-55.93亿元。如果通过自身业绩回血偿还这些债券,似乎并不现实。

偿还债券还不是最糟糕的。

三季报显示,苏宁易购还需偿还280.97亿元短期借款。这是苏宁易购从银行等金融机构获得的1年内到期贷款规模。此外,苏宁易购还有46.16亿元1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

仅这三项债务,规模已接近400亿元。

与此所对应的,则是三季度末苏宁易购的账面现金只有308.37亿元。这意味着,苏宁易购的小金库还不足以还债。

整体来看,三季报显示,截至今年9月末苏宁易购的流动资产合计1072.48亿元,但流动负债合计有1099.67亿元的规模。

图源:苏宁易购今年三季度财报

即使清空所有的流动资产套现,苏宁易购还差27.19亿元资金。

根据12月初苏宁易购披露的公告显示,上市公司子公司云网万店与多家投资机构签署增资文件,后者合计出资60亿元共同增资。

这部分资金是否会用于舒缓苏宁易购的资金压力?未来苏宁易购还会针对偿债压力有怎样的计划?苏宁方面对此不愿评述。

02

连续6年扣非净利润亏损

易观千帆数据显示,目前苏宁易购的活跃用户数为8629.59万,位于综合电商平台列表第四位。

图源:易观千帆

如果告诉你,从2014年起至今,苏宁易购主营业务仍未实现盈利,你一定会诧异。

2014年到2019年的年报显示,苏宁易购分别净利8.67亿元、8.73亿元、7.04亿元、42.13亿元、133.28亿元和98.43亿元,数据看上去还不错。

但这6年扣非净利润均为负,分别为-14.65亿元、-11.01亿元、-8.84亿元、-35.94亿元和-57.11亿元。

苏宁2014-2019年报业绩,扣非净利润均为负

“卖子求生”已成为苏宁易购这六年间的常规操作。

以2019年为例,6月,苏宁易购作价7.45亿元出售苏宁小店100%股权,交易对象为Suning Smart Life Holding Limited,其实控人为张近东之子张康阳,形成关联交易。

2019年9月,苏宁金服增资扩股17.857%新股,募资100亿元。交易方中苏宁金控为苏宁控股的子公司,南京润雅是苏宁金控的合伙企业。这又形成关联交易。苏宁易购公告称,这一操作增厚苏宁易购2019年度净利润98.57亿元。 

此外,苏宁便利超市、陕西苏宁易达物流投资、内江苏宁易达商贸、佛山市三水苏宁易达物流投资、宁波苏宁易达物流投资和湖南苏宁易达物流仓储等公司股份均在2019年度被苏宁易购出售。

据《金融投资报》统计,苏宁易购2019年度累计处置196亿元资产。

2019年,苏宁易购出现多笔“剁手”记录,包括购买Kakogawa(控股子公司日本LAOX以1日元现金对价收购)、万达百货(作价27亿元)、苏宁智能终端(无支付对价)、家乐福中国(作价48亿元)和6家资产管理公司(作价8.39亿元)的全部或部分股权。同时苏宁易购相继购买天天快递物流多城分公司股权(合计2.44亿元)。

苏宁易购2019年多笔“剁手”记录

不过,查阅2019年度财务报表及审计报告后,《IT时报》记者发现,去年苏宁易购“卖子”只收到处置苏宁便利超市的42.62亿元和5家易达物流的8.57亿元,其余交易事项苏宁易购未收到相应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而由于丧失子公司的控股权,也意味着苏宁易购失去了子公司所持现金及等价物的控制权。

“这可能和签署的合同有关,如果关联方未打款,这笔资金会被记录在应收款一栏中。”一位资深财经评论员表示。财报显示,2019年,苏宁易购处置子公司形成的现金流是净流出37.28亿元。

这一年,苏宁易购“卖子”无法立刻实现资金回笼,尽管实现了2536.56亿元营收,但主业现金净流出178.65亿元。只有“融资”实现了现金净流入,2019年,苏宁易购获得673.89亿元借款,发债收到现金47.90亿元,其中516.13亿元用于偿还债务。

截至2019年末,苏宁易购整体现金及等价物减少123.01亿元,负债率高达63.21%,为6年最高。

回顾这6年,苏宁易购不断“卖子”。2014年,通过卖门店苏宁获益19亿元,2015年卖门店、PPTV股权获益17亿元,2016年卖仓储、子公司京超苏宁电器获益18亿元,2017年、2018年则通过卖出阿里巴巴股份分别获益43亿元、139亿元。

与此类比的是,苏宁的短期借款从18.37亿元一路攀升至2018年度的243.14亿元。

03

自救或等待阿里救援?

或许是为了传达出资金并不紧张的信号,苏宁曾两度公告员工将薪资普调。

对此,浙江苏宁的员工王文(化名)告诉《IT时报》记者,他的薪资仍未上调:“普调目前只针对2100工程的员工,我是社招员工。”

2100工程是苏宁的管培生计划,往往是校招大学生和内部推荐的员工。据王文反映,因为刚刚进入公司,薪资往往没有社招的老员工高。

一位苏宁2100工程员工表示,调薪涨了280元。

最近王文所在部门忙着招人,需要一名经理,月薪在8000-10000元间,条件是要有3-4年工作经验。他在物色合适的人选内推。

《IT时报》记者查阅同花顺iFinD发现,目前苏宁母公司在招人数达274人,控股子公司在招896人。

历年年报数据显示,从2016年起苏宁易购在职员工数从23102人不断上升至2019年的42196人。

图源:同花顺iFinD

但从2019年三季度苏宁易购应付职工薪酬上升至16.68亿元后,该数据开始不断下滑,到今年第三季度只有9.65亿元。

王文坦言:“我们内部也在讨论,集团会不会被阿里收购”。

阿里与苏宁易购的蜜月期始于2015年。那年8月阿里宣布以约283亿元战略投资苏宁,持股19.99%成为苏宁云商(苏宁易购前身)的第二大股东。而苏宁云商以140亿元认购不超过2780万股的阿里新发行股份。

阿里重线上,苏宁重线下。彼时阿里官方微博还表示,双方将打通线上线下全面提升效率,为中国及全球消费者提供更加完善商业服务。 

如今,阿里系对苏宁易购的持股比例没有变动,而苏宁早已清空了阿里系的全部股份。

近几年,苏宁仍在线下做过多次新零售布局,先后推出苏宁小店和家乐福、红孩子等自营门店。但三季报显示,今年1-9月,苏宁易购关闭966家自营店面,而苏宁易购零售云加盟店也关闭了430家。

曾经苏宁大力发展苏宁小店,但因大幅亏损于去年6月被剥离出表。与2018年一年开出5000家苏宁小店时的意气风发不同的是,《IT时报》记者随机选取报社周边的4家苏宁小店,却发现只有一家营业,多数2019年底起关停。

阿里会出手救苏宁吗?一切仍未有明确答案。但王文对苏宁的未来仍有幻想,他觉得苏宁还不会倒下,也不能倒下。

根据苏宁方面提供的资料,12月13日张近东在苏宁内部专题会上表示,在集团过去10年的转型中,苏宁围绕零售基础设施的建设,做了大量的超前投入,过程中虽然也付出了成本,但最终走出了自己特色的智慧零售之路,“苏宁探索智慧零售发展已经10年,未来继续坚定不移。只要是聚焦零售发展,聚焦服务用户,无论做出什么样的投入,我们都不犹豫,再大的投入,我首先来承担。”

王文等待苏宁走出“空穴来风”的漩涡。

(本文来源:百略网专栏,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来源于百略网专栏,版权归百略网原作者所有,本站仅作为分享,无任何商业用途。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Time观察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观察酱

作者: 观察酱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