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科技

美团垄断,终于演变成一个驴肉火烧引发的惨案

没有制衡的力量终将走向失控。…

Time观察网最新消息:

美团垄断,终于演变成一个驴肉火烧引发的惨案

本文来源于:财经琦观(ID:cjqiguan),作者:贾琦

近日,一篇名为《我被美团会员割了韭菜》的文章在朋友圈中刷屏。

文章矛头直指美团平台所存在的“大数据杀熟”问题。

数字霸权终于引起了公众的警惕。

近二十年来,互联网科技在中国急速发展,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便捷,也有束缚。

但由于早期的野蛮生长以及新经济领域的监管缺位,科技巨头们在无限追逐利益的驱动下,开始露出了森森獠牙。

没有制衡的力量终将走向失控。

如何把“数字霸权”这一新时代巨兽安全地装进笼子里,是历史对我们这一代人提出的全新考验。

01 薛定谔的驴肉火烧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名壮阳爱好者,美团外卖的一家驴肉火烧是他的朴素挚爱。

据作者漂移神父的点餐经验,这家“男人的加油站”,配送费从未超过3元。

然而,在其开通会员后,“12月9日12点30左右打开美团外卖”,发现配送费赫然翻了一倍,显示在了6元。

等待了四十分钟后配送费依然没有变化,作者严谨地为这场互联网实验加了一个对照组:

同样的住址,同样的饭店,同样的壮阳爱好者,唯独不同的是换了一个非会员的账号。

神奇的事情出现了,配送费又一次回落到了2元!

这是什么情况?

买你的会员,是愿意跟你交个朋友。

互联网之前,大伙都在线下消费的时候,熟客还会送两把小葱,添一个鸡蛋。

怎么到了互联网上面,熟客反而成了被宰的一方呢?

都知道羊毛出在羊身上,但你不能割完了我羊毛(会员费),还来欺骗羊羊的感情!

更可笑的是,在后续的解释中,美团居然甩锅给了程序员小哥,称“配送费差异与会员身份无关,由于软件存在定位缓存。”

翻译过来就是,我确实搞差别定价了,但原因是在于你地址传错了。

当然也不是你地址传错了,是你手机,那什么,缓存,那什么,给我们系统这边传错了。

随便谁错了吧,反正不是我错了。

这也太吓人了。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村口刮彩票送小轿车之类的骗局,每一次大奖都被主办方小舅子肆无忌惮地领走。

只因为每张传单下面都写着这样一行小字:

“本活动最终解释权归主办方所有”。

什么叫最终解释权?

就是平台说你配送费6块,它就是6块。

平台说你的距离显示不对,它就是不对。

一份陪伴了漂移神父多年的驴肉火烧变得不再确定。

它可以离你很近,同时又离你很远。

它到底是近还是远,取决于平台意志,取决于公众情绪,取决于消费者观测的那一瞬间。

这份薛定谔的驴肉火烧,是处于垄断地位的科技巨头,对消费者的巨大轻蔑。

图片来自《我被美团会员割了韭菜》

02 敷衍的解释 

随着事件的持续发酵,美团事业部负责人、技术人员、客服团队等六七名工作人员,前往事件漂移神父家中登门致歉。

“他们亲自登门道歉,态度也很诚恳,态度还是值得点赞的。”但谈及美团的公开声明,漂移神父却并不认可,称其“有点敷衍”。

何止是有点敷衍。

几个简单的逻辑问题。

第一,美团的地址都是手动输入进而定位抓取的,配送地址和计算配送费的地址,是不是一处的?

如果配送地址能送对,那么配送费又怎么会算错呢?

第二,漂移神父自称有过多次购买该店的经验,配送费用均在三元以下,为什么一买了会员,配送费就飙涨呢?此前为什么从没有过缓存错误呢?时间上真的就这么巧合吗?

第三,据神父后续介绍,12月9日当天配送差额,两天后12月11日依然存在配送差额,美团的位置缓存,难道这么长的时间周期都不会更新的吗?

如果这真的是事实,那我们又该如何相信你这家公司的技术实力呢?

第四,我们退一万步,就承认你缓存出了问题。

根据最新财报披露,2020年Q3(第三季度),美团的餐饮外卖营收达266.93亿,日均交易笔数3490万单。

这么大的体量,这么多的业务,一个主打及时性的App在数据更新上如此缓慢,在定位计算中错误如此巨大,那么这是否说明了美团并不具备相应LBS服务的技术实力?

招聘网站来看,美团的一个普通开发工程师月薪在两万五到五万元不等,产品经理的薪资在两万元到四万元不等。

财报显示,第三季度美团的研发支出花了有人民币30亿元,其官方给出的主要原因就是雇员人数的增加。

既然美团要甩锅给开发,那我们真的就要问一句了:那么高的工资,那么多的人数,这么个基础问题解决不了。

那外人能怎么说?“30亿元都喂了狗了吗?”

你这么甩锅,对得起自家程序员们熬过的夜,熬掉的头发吗?

最后再简单探讨一个技术问题。

据过往互联网从业经验来看,地图类产品往往会采用POI来辅助完成定位。

所谓POI,即point of information OR point of interest,指代地图上任何非地理意义的有意义的点,比如商店,银行,地铁站等。

对于地图产品而言,在用户对地理位置及周边的信息认知不准确的情况下,可以将用户与地理上具有意义的点进行连接,并进行下一步行为的转化。

在美团事件发生后,几个程序员朋友在一起讨论,也在议论是不是POI打点偏差导致的配送费有所不同。

但经过讨论,大家一致认为,POI是以经纬度为准的,相同的地址,在理论上确实有一定概率可能产生定位到多个POI上,进而导致配送费的差异。

但倘若真的同一地址对应多个POI点,其差价也很难超过4块。

同时这依然无法解释上述提及的逻辑问题:会员费之前,没有过类似现象,会员费之后,这一现象立马出现。

在技术角度来说,只要有大数据的积累,打一个用户画像的标签并不需要付出太多额外的成本。而其回报则是丰厚的。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耶鲁大学教授罗伯特·希勒(Robert Shiller)曾对 Netflix 做过一个实验,研究发现,如果收集人们线上平台使用数据,并以此作为定价依据,可以迅速将利润提升14.6%的增幅。

而现实生活中,关于大数据杀熟案例也层出不穷。

就在前不久,据央视报道,北京的韩女士使用手机在某电商平台购物时,中途错用了另一部手机结账。

意外发现,同一商家的同样一件商品,注册至今12年、经常使用、总计消费近26万元的高级会员账号,反而比注册至今5年多、很少使用、总计消费2400多元的普通账号,价格贵了25块钱。

这么看,美团似乎只是犯了一个“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但它之所以敢如此强硬地坚决敷衍。

其背后,与其近乎垄断的行业地位,则有着说不清的联系。

03 反垄断势在必行 

“当我们的市场渗透率超过50%的时候,如果不犯愚蠢的错误,就很难被翻盘。我们希望每个领域都做到第一,至少确保第二。”

三年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美团的创始人王兴颇为骄傲地谈起了自己的商业帝国版图。

春风得意之下,王兴不小心透露出了一个残酷的现实。

那就是,当一家企业拿到了市场垄断优势之后,就算价格高一些,服务质量差一些,但只要不犯致命错误,那用户就是很难离开它。

规模效应带来的运营低成本优势,基于惯性的消费习惯带来的产品黏性,数量众多的消费者自带的广告拉新效果,以及垄断壁垒建立起来后更少的其他选择。

这些现实的商业规律,都给了美团等互联网平台强大的底气,肆无忌惮地收割韭菜。

好在当局已经意识到了这一隐患的存在。

今年十一月,市场监管总局起草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其中对“大数据杀熟”作出了明确规定,为消费者合法权益提供了法律保障。

在随后由中央网信办、市场监管总局、税务总局,三部分联合召开的规范线上经济秩序行政指导会上,当局更是进一步清楚指出:“平台不是反垄断的法外之地,也不是孕育不正当竞争的温床。”

在上述“意见稿”中,除了大数据杀熟,备受关注的“二选一”现象也被界定为限定交易行为。

在这一“垄断红利”上,美团同样也不甘落后。

早在2019年初,美团在海口、成都、咸阳等全国多地强制要求入驻商家 “二选一”的做法,就曾引起过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其中,案件相关的海口崔先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只跟美团一家合作,收取的佣金是营业额的18%,如果在两个平台做外卖生意,美团的佣金就要涨到成交额的23%,另外送餐范围也要大大缩小。”

此外,崔先生透露,店铺活动也被美团直接屏蔽。

如今,国际形势早已不同以往。在逆全球化的风潮下,世界的产业链被西方国家打破,而我们在科技方面的短板也清晰体现了出来。

基于此,“要尽快推动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成为了我们这次十四五规划的一个指导方向。

其中,加大对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投资,大力促进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高速发展,已经被明确列入我国对未来五年的战略计划。

美团坐拥海量的数据和数字技术,倘若还沉浸在这些蝇头小利上裹足不前,不可谓不是错判了当前形势。

对于此,新华网更是直接引用了网友的评论,称其“吃饭软件,吃相难看。”

并善意提醒其“想长远点”。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美团在王兴“无限游戏”的战略指导下肆意扩张,试图将其外卖市场的垄断地位延伸至各个领域,却忽略了对自身领域的精耕细作。

如今,在客户信任关系,外卖骑手管理,交易成本优化等主营业务中,美团均暴露了这样或那样的问题。

但值此时节,美团依然觉得这只是一场公关层面的事,甚至还在试图以甩锅“缓存”的说法来蒙混过去。

恐怕,消费者和人民,都不会同意。

(本文来源:百略网专栏,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来源于百略网专栏,版权归百略网原作者所有,本站仅作为分享,无任何商业用途。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Time观察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观察酱

作者: 观察酱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