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创业

互联网公司的年轻高管们

互联网公司的年轻高管们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银杏财经(ID:threemornings),作者叶一成,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2011年11月20日,梳着中分、迈着外八字、穿着一件没扣扣子衬衫的罗永浩跑到西门子北京总部维权,用铁锤砸了三台西门子的冰箱。

原因很简单,买了冰箱发现问题却得不到对方满意的答复与解决方案。砸之前他还在微博上说,以后再也不买这个倒霉牌子了,电器还是日本人做的靠谱;砸完的一月后他包下了海淀剧院,一口气又砸了20台。

这个壮举后来广为流传,老罗的名气也飙升了好几个阶梯,趁着这股势头几个月后他就宣布要做智能手机,也就是后来的锤子。

别人常说,出来混迟早要还。那时侯的罗永浩可能没想到,砸冰箱的举动,三年后会被吴萌以同样的方式还给锤子。

彼时吴萌已经是巨人网络的副总裁,当然,他也是罗永浩的粉丝。早些年他几乎听遍了老罗在新东方的所有录音,也关注其微博,看完了几乎他所有的演讲,所以锤子发布会后吴萌直接定了台T1 ,但只拆掉了包装,从来不用,说白了他支持的是老罗的个人情怀。

可历经四个月才到手的手机,在手里暖和了不到一个月,就突然降价1000,于是有了吴萌录视频砸手机事件。不是一场秀,不是头脑发热,也不是愤青行为,吴萌在视频里边砸边说,一砸你丫不发货,二我砸你降价,三我砸你丫的情怀。

“罗永浩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情怀,他的情怀在这个商业面前就是个狗屁。”

吴萌是典型的互联网企业里的年轻高管,85后+副总裁,年轻气盛。

一般来说,人的体力和学习能力高峰在20多岁,创造力与适应新环境能力的高峰在30多岁,沟通协调能力与团队领导能力高峰在40多岁,70后罗永浩早就过了创造力的巅峰,而80后的巅峰才刚开始。

吴萌之外,淘宝蒋凡、京东余睿、阿里吴翰清、曾经任职百度的李明远与李靖、以及小米周受资,他们共同书写了一张互联网企业年轻高管合辑。

合辑里,有的人变成了高管年轻化的模范生,有的变成了炮灰,或弃子。

今年巨人网络三十岁生日,年初的时候史玉柱说,不知道巨人能否再活30年,但他会大胆启用90后,让公司年轻化,再活30年,就得靠年轻人。

 上一次史玉柱这么说,还是在2012年。那一年吴萌加入了巨人网络成为副总裁,负责页游的规划和研发。他是巨人网络史上第一位85后副总裁,史玉柱在微博上说,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世界属于年轻人。可吴萌加入巨人网络并不是偶然。

亦舒说过,时间用在哪里是看得见的。吴萌的前半生都扑在了游戏身上,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

十岁的时候就拉同龄人一起手工制造了一批奖品,用奖品张罗了一个游戏比赛,一毛钱一张门票,赚了一小笔零食钱;初中时,为了能打游戏,每个周末都坐3个小时的火车到他姑姑家玩电脑,当然,还自己学着搭网站;到了高中,他还把饭钱跟空闲时间贡献出来,躲在网吧里做了个属于自己的网站——周杰伦中文网。

没多久,小打小闹已经满足不了他,他直接从高中辍学做网站。后来吴萌算过一笔账,辍学后他挣了有20万元,这些经历让其在人生第一份求职简历里写下六个字:没学历,有实力。

而创业做动网,是在2005年吴萌到北京看完周杰伦演唱会之后,先去了北京,然后到了广州,时任IDG投资经理的高翔很看好吴萌,在高翔的撮合下吴萌与宋海波、番薯窝COO李锐组成了一个team,一起做动力网,还拿到了蔡文胜与IDG的投资。

巨人网络2011年上市,第二年就找到吴萌,某种程度是为了依靠吴萌擅长的页游,来把巨人业务推向除端游之外的第二大山峰。

史玉柱跟吴萌谈了一下午,然后吴萌就成为了巨人最年轻的高管,只是空降兵刚落地时都会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后者到了巨人后,在高期待下前期并没有做出理想的产品,那段时间他头发掉了一地,差点得抑郁症。

2014年年底,吴萌的朋友在广州找大师给他算了一卦,说吴萌2016年会腾飞。算完卦的第二年吴萌就做出了球球大作战,到了2016年,球球用户总数突破一亿,终于成功了。

 那时候这款游戏的覆盖程度甚至超过了微信,比微信还像一款社交产品。

而吴翰清跟吴萌一样,都是85后,都喜欢玩电脑写代码,都被罗永浩影响过。

2012年,罗永浩创业做锤子手机时,吴翰清就跟同事说,如果老罗也能成功,那自己也去创业,因为这证明理想主义者是可以成功的。

吴翰清来自湖南的一个医生组合教师的家庭,成绩优异,是第一名的常客,但是听话的孩子骨子里都隐藏着叛逆与对自由的渴望。

15岁的时候吴翰清就因为成绩太好,被选拔到了西安交大的少年班,大学没有了父母的约束,他就开始跟着自己的兴趣往前走,毕竟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

而他的兴趣,就是网络安全。中学的时候在盗版市场买了本黑客手册,无书号,但是却让他记忆深刻,后来大学的时候他创立了幻影论坛,这是他心目中一辈子的明月光。

那些年他活跃于网络上的社区,接触黑客技术崇拜大牛,并给自己取了个ID——刺。

他一直对幻影论坛的关闭耿耿于怀,毕竟是在DDos的不断攻击下无奈关闭,后来他说,如果幻影论坛开到今天,说不定会成为网络安全界的CSDN。虽然幻影没了,但是他自己却成为了阿里的抵御DDos攻击的铜墙铁壁。

网上很多人说他是唯一能让马云睡的安稳的男人,还传言他2005年去阿里面试时曾几分钟黑掉过阿里,这些人把他视为黑客,黑客的世界里说世界上有四种人,一种是被黑过,一种是不知道自己被黑过,一种是不承认自己被黑过,还有一种是正在被黑。

 吴翰清觉得,他自己就在被黑,他不喜欢一些人编撰他的假段子去吸取流量,这些新闻让他很苦恼,因为把他描述成了一个他最不想成为的人,比如说他黑阿里的内网,那是黑客才会做的事,那是犯罪。

吴翰清专门给今日头条写过信,让对方过滤掉这类不实的东西,但也只是清净了一个月而已,“我想没有我,马老师都睡得很安稳。”

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或者说他的团队,确实保护了阿里。刚加入阿里时他加入了飞天项目,加入了云计算,阿里云快成了的时候他受到些罗永浩的影响想去创业,就加入了安全宝创业团队任职副总裁,他本来想在那里颠覆世界。

结果两年后公司被分卖给百度与阿里,而他,自然回归到后者,如今是阿里云首席安全科学家,阿里云安全负责人。

但他现在比以前更“刺”了,性格比以前更锋利,也会伤到很多人。吴翰清经常说自己是团队内部的暴君,那些能忍受他脾气的人不知道经历过怎样过山车式的心情起伏。

不过,得罪人不是他第一考虑的,于他而言,年纪轻轻位居核心高位,要做的事情很多,也很难。

蒋凡也是阿里的85后高管,不过他被冠上的外号是现实版《生活大爆炸》里的谢耳朵。

 他是技术性学霸,中学时代参加奥林匹克竞赛获得省级一等奖,从复旦大学毕业后就入职谷歌中国,参与了内容广告、Google地图等多项项目的研发,还亲历了这家企业从进入中国市场到退出的每一场战争,这种经历为他离开谷歌创办友盟立下了基础。

蒋凡看不起复旦大学的计算机系,觉得教授的水平也不过如此,在他眼里容易的考试就是浪费生命,也觉得开车都是浪费时间,不如做点有意义的事儿,比如敲代码。

离开谷歌后他在2010年创办了移动开发者的服务平台友盟,友盟就像他大学期间考试时一样成功,三年就覆盖了6亿设备、6万开发者和18万个App,只是,被阿里收购了,8000万美元。

财务自由真的不是人人都能实现的,但却是人人都追求的。

蒋凡做到了,他还随着友盟一起去了阿里。入职的第一天没有所谓的花名文化,也没有培训,甚至没有入职流程,直接就是工作。

原本他不确定在阿里待多久,也许一年,也许会更久,在《中国企业家》里今天的阿里集团CEO张勇曾找的他喝茶,说:想不想一起折腾点事情,你想不想一起,在阿里这个舞台来表演一下,留下一点记忆。

但蒋凡表示记不太清这段对话了,不过可以确定,这个挽留的背景,是阿里当时处于一个转型移动的焦虑期。

当年张勇提出了要all in 无线,但陆兆禧觉得要做“来往”,即通过社交转型无线。蒋凡是阿里正式年轻化的一条分割线,2012年阿里开始实施领导群体年轻化的整体换代升级的准备工作,第二年就遇到如何转型移动的节点。

张勇让有很多淘宝经验的人去升级平台,但效果甚微,主要原因就是这些人的思维都基于传统的PC,最后他决定用年轻人,天然成长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些年轻人里就包括蒋凡。

后来蒋凡从淘宝副总裁走到了总裁,又从淘宝总裁走到了兼任天猫总裁,但实际上升职后他心里有波澜却没有太大的惊喜,尤其是成为副总裁的时候。

这很谢耳朵,什么都有点理所当然,但理所当然在哪里并不知道,也不关心。

今年他33岁,第一次进入阿里巴巴合伙人名单,这份名单里有刚卸任的马云,有马云背后的男人蔡崇信,有张勇,还有彭蕾。

名单里最年轻的男人。

跟蒋凡过去一样,余睿也是京东最年轻的副总裁,也是刘强东最看重的年轻高管,没有之一。

 余睿曾经是一个充满艺术细胞的人,大学时期就玩音乐,法律与音乐的搭配就像野兽加美女,给人以视觉上的强烈冲击。而他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被刘强东相中的,对电商一无所知,但却成为了京东的管培生。

京东的管培生计划始于2007,余睿第二年就进去了。这个计划几乎可以说是京东年轻一代成长的大本营,而刘强东对管培生异常喜爱。

2014年京东去纳斯达克上市时,东哥就说自己最满意的不是京东物流,而是管培生计划。

管培生时代,余睿第一个岗位是充当客服接电话,连续一个星期最多一天接过96个电话,有时候一天要被顾客骂几回。后来他几乎体验过一线员工所有的工作内容,比如拣货、上门送货、采销等。

因为本身出身不金贵,所以会安抚晚上加班的工人,会照顾员工的早点,还陪着员工一起工作。

这样的亲近大大提高了底下人的忠心,和积极性。京东上市前一年创造了3亿多的订单,其中有四分之一是余睿带着团队完成的,京东上市时,余睿被提拔为副总裁,一个京东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从那一年开始,大家就叫他,励志青年高管。

不过,2016年他曾短暂离开过京东,可没多久刘强东就把他召回来了,因为1号店被整合进入京东,而刘强东需要余睿。

当然,他不是第一个被召回的人,召回他之前的两个月,刘强东还召回了自己的前任龚晓京。

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余睿如今取代了京东隆雨的CHO一职,又一光环加身,大家开玩笑说余睿是刘强东离不开的人。

 这就跟雷军与周受资一样,周受资也是雷军离不开的人,雷军称他为小米第二帅。这个帅,有两层含义,一是在小米里的地位,二是颜值,当然在雷军眼里颜值第一的是他自己。

周受资生于1983,来自新加坡,一个成年就必须服兵役的地方,也许正是这样的过程让他很注重对身材的管理。在前经纬中国投资人庄明浩的眼里,周受资是一个符合他心中对男神这个词定义的人。

服完兵役后周受资进入了伦敦大学,2006年毕业后直接进入了投资公司高盛,职位是投行分析师。这个地方诞生过很多当下商界有名的投资捕手,蔡崇信曾经在这里,马化腾背后的刘炽平也曾经在这里,而在高盛待了两年的周受资后来自然也变成了一位投资捕手。

离开高盛后他先去读了个哈佛,又跑去Facebook任职,认识雷军是他在DST时候的事情了。DST要对中国企业进行投资的时候周受资回到了中国,然后通过包凡来牵线搭桥认识人,投资项目,京东就是在包凡的引荐下投资成功的。

后来,在他的操作下DST还投资了小米与阿里巴巴,今日头条2013年寻求不到融资时也是周受资代表DST投资的张一鸣。

雷军自然喜欢这样精干的人物,DST投了张一鸣的两年后,雷军就抛了绣球给周受资,周受资也接住了,成为小米的CFO。一个打江山,一个守江山,守着守着去年小米上市前几个月,他就晋升成了小米的高级副总裁。

李明远与李靖是百度里最风光的两位高层,曾经。

李明远是甘肃人,出生于甘肃的一个军队大院,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环境造就了他此后的性格,能吃苦但不能吃亏,吃了亏就打架解决。

 高二之前他都是用武力解决问题,比如校运会老师在台上讲话他在下面打架,搞得体育老师直接从两米高的主席台跳下来,把他拦腰抱走。他还会打耳洞、开音响店、听摇滚。高二以后突然变成了书生,看武侠,看村上村树,看琼瑶。

后来在中国传媒大学读大三的时候就跑去百度当了实习生,变成百度贴吧第一任产品经理,第二年就加入了一个足球俱乐部。

他喜欢上了踢球但很少看球,只喜欢一支球队就是曼联,就像他曾经渴望作律师最后却去了百度一样。

李靖是一名山东大汉,是寒门贵子,2005年百度上市时的他还是个初中生,成年后从武汉大学保送清华,后来又因为自媒体的兴起在公众号“李叫兽”上写了篇《7页PPT教你秒懂互联网文案》而爆红网络,不久办了个公司来研发营销方法论和工具,还时常给人上课。

而百度,就是他上过的规模最大的一堂课,他的加入是在李明远之后。

可以说,李明远是百度内部一手培养起来的年轻管理层,在李明远眼里他跟李彦宏的关系是亦师亦父。

2013年他被任职为百度副总裁,这种晋升与他在百度移动业务上作的贡献相关,2014年百度共有14个亿级App,有9个来自李明远旗下Q1,这一年百度移动业务营收占了整体收入的25%以上。

不过这些都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他就像蒋凡一样,是彼时百度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如果他没有犯错的话。

2016年李明远被举报与收购公司私下巨额经济往来,随后他主动认错提出辞职,一年后90后李靖来了。

当时李彦宏在百度新年演讲中说,信息流是百度未来的增长点,而李靖那时刚好发起了一个人均999元的“14天改变计划”课程,其中有一个主题就是“提供信息流广告的点击率”。于是百度收购了李靖的公司,李靖顺理成章进入百度,成为百度副总裁。

 最年轻副总裁的头衔,从李明远移到了李靖头上。

人们都说,90后的成功大多都是因为时代机遇,比如李靖, 先是赶上了自媒体内容创业与知识付费的潮流,马上就赶上了百度重视信息流。他被百度员工视作一股清流,给大家上过课,那时候大家都希望这个90后能给百度带来什么变化,不管是看得见还是看不见的。

但是李靖去年也走了,带着质疑的外衣,走出了百度大门。李靖应该不会后悔,他的经历已经比同龄人精彩太多。

而李明远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有英雄主义情结,还有一点点多愁善感,像《人猿星球》中的凯撒,这个凯撒跳槽进了一家地产公司任总裁。

2017MIC大会上,李明远觉得回不去了,当文厨问他,是否还会考虑再回百度时,李明远笑称:“我考虑没用啊。”

史玉柱说了,企业要大胆用年轻人,不要怕年轻,不要怕对方犯错误,犯错误才能成长。

可现实是,没有一家企业会包容犯错误的高管,企业对错误是零容忍,而对于这些年轻高管而言,一份成功的事业是不可或缺的。

台湾作家龙应台说过,选一个有意义、有时间的工作,觉得工作有意义才会有成就感,成就感加尊严就是快乐。

支撑男人走完一生的,不是两条腿,而是一副三角架,两边是爱情和友谊,中间固定着的,是事业。

其实,无论他们事业是失败还是成功,都是一种阅历与经验上的丰富,就像王朔说的,你内心丰富了,你就有可能摆脱那些表面的相似。

然后你老了的时候就可以学王朔,回年轻人一句:年轻算屁呀,谁没年轻过?可你老过吗?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 editor@cyzone.cn。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Time观察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