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忘了本?

6月26日,Bilibili九周年庆。这是B站上市后第一次周年活动,纪念意义重大。


按照往年的惯例,B站会发放不少福利,主要是其运营的手游会发放一些游戏道具。而今年的情况却和之前有所不同,B站渠道下的几十款游戏都分发了游戏道具奖励,唯独B站的当家产品FGO没有发放这项福利。


更反常的是,直到活动前夕,也没有任何人出面解释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FGO官博仅发布了一条例行停服维护的公告。过了6个小时后,才在这条维护公告下方做出了一个不算正式的解释:


版权方评估后,决定FGO不参加此次9周年活动。



此消息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以此为开端,FGO玩家积累了数月的不满就此爆发。B站的舆论阵线崩盘,大量玩家对其的信任跌入谷底。


这一切,远非一次运营事故所能导致。而是从年初至今,B站在FGO运营上一连串的决策失误所致,最后终于将自己推入进退维谷的位置。


那么,B站和FGO这半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1


说到FGO,大家或多或少应该都有些了解。这款游戏对于B站的重要意义,你也可能有所耳闻。


众所周知,B站虽然坐拥大量用户,但主营的视频业务一直处在烧钱状态,这几年稳健发展的游戏业务才是B站盈利的主要力量。


根据B站2017年财报显示:游戏业务占总营收的83.4%,FGO则一枝独秀,贡献了游戏部门营收的71.8%,为B站带来14.7亿元的收入。不夸张地讲,FGO一款游戏撑起了B站的半壁江山。B站最终得以成功上市,自然也离不开FGO的影响。

 


然而,给B站带来巨额营收的FGO,也是制约B站继续发展的重要因素。


首先,B站以游戏业务为主的营收结构单一,也与其视频社区的定位不符。如果想要提高股价,获得更多的资金,扩展其他业务的收入比例就成为了B站亟待解决的问题。


其次,FGO收入占比过高。虽然这款游戏仍具有旺盛的生命力,但它的火爆能持续到何时还是未知数。更何况B站还只是FGO的代理商,B站的钱包就和FGO的版权一起捏在Aniplex(FGO版权方)手里。


而B站手中暂时还没有其他游戏表现出成为下一款FGO 的潜力,过分依赖FGO是B站目前最大的命门。


为了改变这种现状,B站提出了“去游戏化”的战略。从理论上讲,这一规划的目标并非是要减少游戏收入,而是发展其他部门,让营收多点开花,带动股价增长。在一些媒体报道中,“去游戏化”亦成为了B站的“自我救赎”。


那些一年氪了10多个亿的FGO玩家,却似乎成为了这一决策的牺牲品。


B站上市后,曾多次表示会将游戏服务做得更好。实际情况则是运营事故频发,游戏体验不断下降,玩家感情被屡次伤害。这种运营方式在外人看来简直有些匪夷所思。


B站的“去游戏化”战略到了普通玩家眼中,更像是过河拆桥。


其实,过去FGO国服的运营一度以“良心”闻名。每次游戏维护必有补偿,决策往往从玩家角度出发,发生事故通常都会有人出面解决问题。FGO国服一度较高的口碑和用户粘性都在某种程度上得益于负责的运营方式。至少在2018年之前是这样的。


在一年前,这张图还广为流传


FGO第一次让玩家感到失望,是在今年1月24日开启的“终章”活动中。


“终章”是FGO目前最重要的活动之一,活动内容里有一项是让全服玩家共同攻略世界级Boss,Boss的血条需要所有玩家一起消减,在血条清零之前可以反复攻略,以获得大量的游戏道具。


也就是说,参加这个活动是要“抢怪”的,越早进入游戏得到的道具越多,服务器必然会在短时间内因为大量玩家涌入受到冲击。这个结果在活动时间比国服提前一年左右的日服已得到证实——当时他们的服务器就出了问题。


当时国服运营方在活动前表示,已提前做足准备,会保障服务器稳定。等到晚上7点活动开始后,服务器不出意外地崩溃了。此时,玩家没有收到任何官方通知,自然继续等待。直到半夜12点多,才看到官博发送信息:服务器正在维护,凌晨3点开放。


到了3点,官博表示再次延迟,这次连维护时间都没有通知。4点45分,官博称游戏将在十分钟后开放。而此时,玩家们已在屏幕前苦等了10个小时。


承诺的服务器保障没有做好,后续维护没有公告,此时整体舆论方向还较为克制,但已有不少玩家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另有一些玩家发现,最初冲爆服务器的可能是一大批“科技号”,这些账号由脚本自动操作,参与游戏活动获得奖励后通过卖号攫取利润。往常,科技号和普通玩家互不干涉,但在这次活动中,科技号严重影响了正常玩家的体验。官方又落得一条监管不严,放任科技号的罪过。



事后,官方按照常规操作发放了维护补偿,承诺封禁科技号,让这页很快揭了过去,但玩家群体与运营方的对立已初现端倪。后面继续发生了更麻烦的事。


2


时间来到今年4月,FGO继续平稳运营,游戏之外却闹出了一起沸沸扬扬的代充事件。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


当时,有玩家举报了一批提供黑卡代充的淘宝店铺,他们利用苹果商店的漏洞以半价提供充值服务,对玩家和运营方的利益都造成了损害。


任何手游都避免不了黑卡代充,这是苹果商店的历史遗留问题问题。运营方也比较快速地做出了较为合理的应对,他们先是封了3306个代充账号,并承诺会在以后每次新卡池开始之前都封掉一批代充。


这个过程中虽有一些争议,玩家整体依然相信官方打击代充的决心和成效。直到发生了接下来的事。


6月1日,FGO官博表示“与一家拥有资质的淘宝店合作推出官方代充服务”,没过多久,这家所谓“拥有资质”的代充店被曝出曾有销售科技号的黑历史。B站如何认定他们的资质,有没有进行过背景调查?都令玩家们倍感疑惑。



除了官方代充店资质可疑,还有人提出了几点问题。


第一,运营方之前明确表示反对第三方代充,出于什么理由要自己搞一个官方代充店。


第二, 官方代充店表示无法提供充值回执,其代充的可靠性和合法性存疑。


第三,开展官方代充店的决策由谁做出?日方和苹果是否知情?


对于这些质疑,运营方要么无法回应,要么给出的答案让人难以接受。


他们一开始表示此次合作有苹果公司相关部门正式认可,但随后删除了此条回复,不再作出回应。之后又表示玩家想要的证据为“商业合同”所以无法公开。为了证明代充合法性,向外界提供了一张打码的回执照片,最后还部分网友认为可能是PS的……


仅过了一天,官博发表声明暂停代充店合作,并承诺会给玩家展示相关授权许可证明,此后两周,运营方未作出任何进一步解释,这份承诺至今没有下文。


6月19日,官博发出公告,宣布终止代充服务合作。承认官方代充店之前存在未经许可的代充行为,并表示会将合作相关事宜和事件经过正式告知日本版权方。


看过事件经过的玩家们,心里自然有了判断。原来官方代充很有可能是B站自己的行为,日方对此应该并不知情。“苹果官方认可”的真实性也存疑,不排除B站试图绕开苹果独自进行充值操作的可能。


这些虽然只是推测,但仍让不少人吓出一身冷汗。假如官方代充真的是B站自己的行为,那么苹果或日方若是秋后算账,不止B站自己,就连所有玩家都要跟着一起遭殃。


幸好,代充事件并未产生重大的后续影响。从表面上看,好像也没什么人遭受损失。不过,信任一旦被消耗,想要再重新建立起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代充事件像一条导火索,让玩家的不满继续燃烧下去。


3


代充风波一周之后,便发生了FGO不参加9周年活动的事件。


B站代理的所有游戏,乃至B站渠道上架的大部分游戏都得到了9周年福利。只有为B站带来了近60%收入的FGO不参加此次活动。B站运营方在并不正式的通告中将锅统统甩给日本版权方,只一句“经版权方审核,FGO不参加活动”后便再无回应。


显然,这样的说辞根本无法安抚暴躁的玩家们,B站彻底丧失了他们最后一点信任,玩家的质疑与发泄如潮水般涌入官博。


其实仔细一想,版权方不允许FGO参加九周年活动的确有不合理之处。首先,FGO曾参与过去年的B站8周年庆,怎么到了今年,就不让参加了呢?



其次,即使日方不允许参加9周年庆,这个通告完全可以提前一段时间,并用比较正式的方式告知玩家们,为什么会等到所有人追问起来,才给出这样一个通知?


最后,从代充事件官博最后的回应可以看出,B站在运营上是有一定自主权的。而在此之前,B站也曾多次灵活应变给玩家发放大额补偿,最多的一次是在去年8月,发出了100圣晶石的补偿(合人民币300左右)。前后巨大的反差,让不少玩家难以理解。

 


不算透明的回应,再结合同一时间连续爆发的重大问题:B萌FGO角色被下线、活动剧情消失、游戏出现Bug、国服比日服少发放奖励。促使玩家们对事件的原因开始了各种猜测。


有人认为代充事件导致B站失去日方信任,导致监管收紧,严禁一切与日服不同的活动进行。有的认为B站并不在乎FGO口碑,甚至对玩家抱有主观恶意。


随着时间发酵,有玩家进一步地将官方态度的转变与B站本身和“去游戏化”战略联系了起来,这让传言变得更加多样。


比如传言说在上市后由于外部资本介入导致FGO需要给其他部门让路,又有一说是内部派系斗争中FGO成为利益争夺点,B站里有人想毁了FGO。也有说“百度系”空降与人事调动,让之前运营的价值观彻底改变,才是一切问题的根本原因。


无论出于怎样的怀疑,大家的批评都是相似的:B站忘了本


或许是为了平息玩家的愤怒,又或许是为了不让捕风捉影的猜测和流言进一步扩大。6月28日,B站董事长陈睿终于出面。他用个人的B站账号发了一条状态,向很多“不开心的玩家”道歉,陈睿表示自己也是游戏玩家,能够感同身受。最后,以个人名义抽取13000人,送出不等的现金。奖金总额高达230多万元。

 


然而这样的道歉并未让人满意,甚至让等待解释的玩家们更为愤怒。有玩家说,道歉信里只有一句话:卖我陈睿个面子,不要再闹了


道歉信中,只字未提FGO的事,奖金由陈睿个人提供,不上升到公司行为的层面,而抽奖则是人人有份,并非只面向FGO玩家。更重要的是,这封道歉信的态度似乎更像是一种安抚,不想解决问题,也不想承担责任。


愤怒会让人失去判断力。有玩家认为,陈睿此举是收买人心,抽奖的姿态只是给不明真相的人看的,就是为了把B站所有用户拉到FGO玩家的对立面,让舆论更好地偏向自己。


即使是比较理性的声音,也认为陈睿不应该自己站到台前,而是要让运营方出面,如果深层次的问题得不到解决,陈睿这200万恐怕也就是打个水漂。


当然,陈睿自己也在评论区里回应了一部分玩家的质疑,不能说FGO的原因是因为版权共有,自己没权利代表FGO。面向全站抽奖原因同上,只能祝FGO玩家多多中奖。不过这样的解释,在早已对B站失去信任的玩家看来可谓相当苍白。

 


陈睿抽奖致歉而玩家并不买账的主要原因,可能还是双方价值观不同。董事长或许认为把奖励补上做足姿态玩家就能消气,但玩家们其实并不在乎9周年那一点福利。


FGO的玩家忠诚度之高,付费意愿之强烈鲜有其他游戏能够比拟。他们更在乎的,是平等的地位、负责的运营和一次诚恳的道歉。


玩家的诉求其实非常简单:一封官方名义的道歉信,更换现在的运营团队。(有玩家笃定地认为之前的运营团队已被撤换,呼吁让之前的运营回来,不过陈睿表示运营并未换人。)


董事长的出面似乎仍未改变现状,发完抽奖道歉信后,陈睿不再就此事发表言论,FGO运营继续龟缩。事情会如何发展,还未可知。


4


当矛盾的本质从一次活动福利上升到争取玩家权利时,便意味着这件事难以善终。FGO玩家可不是只会在网上发发牢骚,我们不知道有多少玩家对运营心灰意冷,悄悄退坑。但我们能看到,无数玩家不想放弃游戏,也不想放弃应得的权利,他们开始用自己的方式进行抗议。


最早出现的当然是各种P图,以此来扩大事件影响力,让更多玩家为争取自己的权益发声。FGO玩家里藏龙卧虎,甚至还有大佬画了一张漫画,道出了无数玩家的心声。


@我是盒砸


既然B站把锅都甩给了日方,那就联系日方,向上陈情,以此向B站施压。有玩家给FGO日服官推写信,简单叙述了事件经过,希望日方能给出交代。可惜,得到的回应却是,国服的情况不归日方管,他们无能为力,只能让玩家向国服运营方反应问题。


接着,玩家们相互号召,下个卡池不再氪金。随着运营方继续“装死”,不氪活动顺延至“七月不氪”,根据B站表现,可以继续“八月不氪”。这也算是玩家们最早得出的共识。


接着,就是给B站添堵。有的玩家号召大家向B站索要氪金发票,甚至给出了操作教程。由于需要人工反馈,大规模索要发票必然会造成B站客服过载,人力大量损耗在这上面。还有玩家到各种渠道商店下面刷FGO 的差评,用来引起B站注意。


终于,在7月4日晚,FGO官博发出了正式道歉声明。在这封道歉信中,运营方细数了自己从年初到现在的骚操作,玩家所有不满的地方基本都提到了。B站将这一系列错误的原因归结为自己因为小小的成果而过于膨胀,并保证整改、追责,相关责任人将会受到降薪、辞退等处罚。


道歉信全文放在下面:



这封信的口吻之低微,态度之诚恳,称之为检讨书并不为过,玩家们的抗争似乎是迎来了一个好的结果。


之前玩家想要的两个东西:道歉信,换运营,B站已经都做到了。除此之外,道歉信里提到的一些整改措施,在短时间里不容易看到成果,但至少,在发完道歉信后他们把之前漏发的奖励补上了,也算是表个决心。


可是这封道歉信发出后,在官博评论里,在各大论坛、贴吧上,愿意原谅B站的玩家寥寥无几,认为可以以观后效的人都不算多。在很多玩家眼里,这封道歉信有太多的漏洞,甚至“通篇都在避重就轻”。


有人问,写这样一篇道歉信很难么,为什么要这么久才能写出来?为何不公布处罚名单,不会是自罚三杯吧?有人怀疑这恐怕又是缓兵之计,过一阵依旧如此。列出的整改方案抽象笼统,好像根本就不想执行。即使是相信B站有意改善的玩家,也对其动机抱有怀疑……


你看,事情最终还是滑向了最糟糕的方向。


B站最该担心的不是游戏的一时的状态(反正就是继续炎上也有人氪金),而是因为FGO事件落入公信力陷阱。


他们说的话无论是好是坏都会被人怀疑猜忌,做的事无论是好是坏都会被人排斥厌恶,道歉信到了别人眼里被解读成“狡辩信”。谁能想到,曾经“靠爱发电”的B站会走上几家互联网前辈的老路,这实在让人不禁唏嘘。


FGO一系列的运营事故到底出于什么内因,我们不擅加猜测,不乱指责。但B站放任事故接连发生,事后处理又不得当,最终丧失公信力,是他们走到现在的根本原因。FGO国服会变好吗?我们现在不知道,这没关系。但可怕的是,玩家们不相信B站能把它变好。


这就是FGO这半年来的故事,也是一款被人热爱的游戏,失去人心的故事。这样的故事,还会继续上演。


本文由 创赢中国网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创赢中国网)及本页链接。
首页通栏广告
相关文章

热议话题

0人讨论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