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心了,苹果

凌晨四点的三里屯毫无果粉排队,早上八点的开店趴没有顾客狂欢。


不出所料,iPhone 8 在中国遇冷了。


现在苹果线下店的开售都采取的是预约制,经过网上预约才有资格当天在官方 Apple Store 买到手机,所以其实一定程度地缓解了线下门店开售当天的排队情况。


但当我去年 9 月 16 日 iPhone 7 开售之前,凌晨 4 点到三里屯,发现店门口已经有几个相当狂热的拿到预约的果粉在门口排队。为的就是享受 8 点开店时第一个踏入苹果店成为国内第一个买到 iPhone 的人的感觉。


而当今天早上同样还是凌晨 4 点(实际上我睡过了,差不多四点半才到),我停好车,走到三里屯 Apple Store 的门口时,我成了第一个排队的人。直到 7 点,在三里屯门口排队等着买 iPhone 的人数还不到两位数。


有一个和我一起排队的小哥说,本以为能晒个朋友圈,结果就今天这样,晒朋友圈都会被人当成傻 X 了。



这显然不是苹果三里屯一家店的情况。


众所周知,尽管愚人节时我嗅调侃说我们要离开北京了,但直到现在,我网还是少有的坚守在北京二环内的科技媒体之一(也许也没有之一)。王府井 Apple Store 是离公司最近的一个苹果官方线下店。


当我从凌晨四点多等到八点,终于进到 Apple Store 里面能试试新手机,琢磨下买点什么的时候,公司群里老板在艾特我。



老板扔出了一条微博链接:我嗅一名技术部的同事趁着上班前在王府井取 iPhone 8 ,结果成为了第一个进王府井 Apple Store 的消费者。我们这位同事,七点半才到王府井。


于是,苹果在北京一共有 6 家 Apple Store,我嗅员工成为了两家店的首个消费者。


这也不是说我嗅员工有多闲。事实上在三里屯 Apple Store,我看到的同行比消费者要更多,因为大家到了 Apple Store 门口,都没有掏出手机找到二维码准备购买,而是大部分都做出了一个动作:掏出相机或者架好云台,要么准备拍照,要么准备直播。



苹果店内的员工准备并没有因为 iPhone 8 惨淡的市场预期,而怠慢原有的准备工作。Apple Store 的员工依然加班加点准备好展示机,在开店前围在一起开会鼓掌,以及邻近 8 点时的欢呼和倒计时。

只不过今年排队买手机的人,确实比去年少了很多。


大家都在等 iPhone X。


回到故事开头,还记得我说的去年 iPhone 7 首销排在第一个的狂热果粉吗?去年他四点之前就站在 Apple Store 门口,等到 8 点激动地蹦跳进入 Apple Store,与每一位迎接他的店员击掌拥抱,并且脱下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里面的自制的带有 iPhone 7 图片的 T恤。



今年呢?他其实来得也不算太晚,六点和朋友来了一趟,发现没有什么人,去买了个早餐,回来后慢悠悠的吃完排在了队伍的第三个,开店时候依然是击掌庆祝脱衣,这一次,露出的 T恤上面的图片不是 iPhone 8,而是新款 Apple Watch。


作为媒体刚好我有机会在没有预约的情况下进店拍摄(实际上我有个 iPhone 预约订单),再一次见到了那个苹果狂热果粉,他只不过看了看 iPhone 8,然后把注意力集中在了 Apple Watch 的柜台,买了一台爱马仕版本的 Apple Watch。



苹果店门口的黄牛也早已没了前两年的活力,领头大哥脖子上的金链子确实更粗了,他和苹果店门口的保安寒暄后带着自己的“同事们”苹果店附近坐下,等着开售挣点儿零散的黄牛钱。毕竟他们心里都清楚,这 iPhone 还没发售,黄牛渠道的 iPhone 已经要比苹果官方定价要低了。一些人打着电话,高频次说出这一句话:不值钱啦,已经跌破发行价了。


走出苹果店,我确实是感觉有点累,毕竟熬了半夜,而且说实话,苹果今天开售的新品并没有给我这个长期关注消费数码的编辑太多的兴奋点。往外走,发现优衣库的门口排起了比苹果店更加热闹的长队,发现是又有联名款新品也在今天开售。



既然似乎人人都在等 iPhone X,我们十一月三号再见吧,想必那个凌晨,各家苹果店会热闹更多,而且我相信,虽然线下店遇冷了,iPhone 8 的销量也不会差,依然会比 iPhone 7 会销量更多。原因是,是估计越来越多的人像我这样,开始把 iPhone 当做一种伴随生活和工作的工具,没太多惊喜但也不能缺少。


有人说让我把这篇文章的标题定位《工作的繁琐,是如何让记者失去了爱好和梦想》,算了,还是从苹果的角度说比较好。


扎心了,苹果。


本文由 创赢中国网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创赢中国网)及本页链接。
首页通栏广告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昵称(必填)

邮箱(选填)

网址(选填)

正文(必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