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2我的城,雪花大如手

1420849527.jpg 

我有一位朋友男的普通朋友是个当警察的。我是总觉得警察这个职业除了秉公执法就没有一点人情味。可能事实也不是这样的。他跟我讲过一个故事。故事我记不大清,大家姑且听我胡言乱语一番。

H城的冬天总是大雪飞扬的。用李白的一句诗“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如手”可真一点不为过。

这两天几辆警车呼啸着往返,街上的人们也议论纷纷。

茶馆里两个珠宝商,潘老十和田毅宏碰巧遇到了,于是坐在一桌闲扯,这两人总是假惺惺的表面上和气,背地里不知道互相怎么竞争呢。老田手里的H城晚报头版头条几行大字赫然:年迈亿万富翁遇害,夜明珠失窃!潘老十吸溜了一口茶,忿忿地说:“这老东西,忒不识好歹,落得这下场真他x的活该!只是可惜了那夜明珠了!”田毅宏知道他心里也打着夜明珠的主意,从鼻子里挤出一声“哼”算是赞同。潘老十见他也不多说什么了,开始聊起最近的行情。

快中午的时候雪停了,街上行人渐多。

老余刚下火车,一面扑来的寒风还是让他打了个冷战,首都的冬天也不算暖和,可他还是低估了H城的寒冷。他裹紧了棉大衣系紧了围巾往出站口走。裴浩和他的助理郑祎早就在出站口等了半拉钟头了。毕竟是十几年的老朋友老同学,裴浩一眼就瞅见了老余,大老远的招呼他:“老余!老余!这呢!”老余也看见了招手的裴浩,不慌不忙的挤过人群。俩人客套了几句,裴浩说要去给他接接风。三人来到饭馆点了几个H城的特色菜什么猪肉炖粉条啊什么小鸡炖蘑菇啊什么红肠啊,接着裴浩说:“整点啤酒棒子吧,试试我们H城的特色。”老余也是个爱喝酒的人,俩人一拍即合。小郑叫来服务员,服务员问:“您要常温的还是冷藏的?”老余乐了:“这大冷天的还让我们喝冷藏的呢?!”服务员淡定的回答:“常温的零下15℃,冷藏的零下1℃。”裴浩和小郑憋不住了,老余也被逗乐了,这H城,还有这一说呢,三人笑成一团。三人吃了中饭,老余连落脚地也没找就提出让裴浩带他去现场看看。本来说先给他安顿下来,裴浩拗不过他,只好驱车前往。

裴浩是H城中区警察局的探长,郑祎是他的助手,是前两年从警校毕业的,进了中区警局就一直跟着裴浩干。裴浩也特喜欢这个稳重机灵的小伙子,办什么案子也都带着他。老余和裴浩二十五年前在首都一起上警校,后来毕业了俩人在首都工作了几年,裴浩调回了家乡H城继续做警察,老余呢,干了几年警察觉得没什么挑战性就辞职了。两人也没断了联系,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裴浩有什么棘手的案子也会跟老余商量商量,老余喜欢推理,也乐意帮他。这次为了这个案子,把老余请了过来,顺便会会老朋友,这不,接到电话老余连夜就坐了火车来到H城。

警方早已封锁了现场。距案发已经过去了两天,围观的也只剩三三两两的路人。

这里不算繁华,却也不偏僻,附近各类设施也齐全。那是一幢坐落在市中心偏西边的带院的小别墅,房子不算大,却也别有情致。老余发现了蹲在门口的一只机灵的小黄狗,便随口问了一句。小郑告诉他这是死者生前养的。老人膝下并无子女,年轻时候倒腾古玩赚了不少钱,暗地里也免不了有些竞争者,倒是和老婆感情很好,后来出了一些意外,妻子去世,后来他就转行下海经商,小有成就,纵使身价过亿,却也只能孤独终老。

他们三人在现场环视了一周,裴浩和小郑把他们所知道的情况跟老余说了,老余也没有多说什么,老人的房间有点阴暗,屋里的摆设并不满档,一个旧皮质沙发,一张大桌子,上摆了一些文件,还有一台绿色灯罩的民国式台灯,他走到窗边去拉窗帘,上面的灰尘告诉他这个窗帘很少被动过。离开现场,老余就在附近的酒店落了脚。裴浩和小郑因为局里有事就先回去了,他自己去大厅办理入住。刚办理好准备回房间的老余,转身竟看见了个熟人。

“是……岚琦?”

“哎?余老师!这么巧,您怎么在这啊?”岚琦正要去办理入住,被熟悉的声音叫住有些惊讶,一见是老余立马露出了笑脸,上前问好。

“哦,我来这边见个老朋友,你呢,来旅游的?”

“嗯,我啊,也不算是吧……来这边探亲……

老余见她神色有些不自然也就没多问,他乡与熟人也是难得,同岚琦聊了许久,夜幕降临,两人互道晚安,回了房间。

第二天和裴浩小郑会面一起吃饭老余也约上了岚琦同去裴浩那边案情还是没什么进展凶手并未留下过多的线索夜明珠的下落也是一筹莫展。老余劝他别急,并向他们介绍了岚琦。老余在曾经在大学里教过一段时间国防教育课程,也给学生们讲了不少当警察有趣的故事,岚琦是当时班里成绩最好的学生,非常崇拜老余,老余也很待见这个聪明漂亮的学生,两人也算是忘年交。大学里的岚琦是十分清纯的美,喜欢扎着活泼的马尾,而现在也快奔了三十,有了成熟女人的味道。再说小郑,他比岚琦还小上两岁,可他从第一眼就对这个聪慧端庄的女子吸引住了。他俩并不是第一次见面,一周前在超市他一不小心撞到了一位女子的购物车,急忙道歉,一看当事人竟是位美丽的女子,现在看来那女子并不是别人。岚琦倒并不记得他了,郑祎心里有点失落。四人这一顿饭聊得甚欢,叙旧谈天,把那棘手的案子先暂时放在了一边。岚琦知道了他们在调查的这件案子,也想去现场看看。小郑第一个叫好,老余觉着岚琦也不是外人,裴浩就答应吃过饭再一起去现场看看。

饭后四人前往案发现场屋里的摆设还是老样子案子过去几天房子里来的人渐渐少了起来岚琦在屋子里慢慢的转悠,时不时问一句案子的进展,小郑都一一耐心解答。裴浩和老余聊起了那颗夜明珠。老余之前也听裴浩说起过,据说那是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老人年轻的时候送给妻子的礼物,可惜妻子没多久就去世了。H城许多人都听说过夜明珠的故事,还有人说后来经常从窗口看到老人房间里有绿光,只持续不到两个小时,都说那是老人又在把玩夜明珠怀念妻子呢。小郑跟大家讲,很多珠宝商想花大价钱收了这颗夜明珠,其中就包括田毅宏和潘老十,可老人从来没有搭理过任何人。在客厅,岚琦看到了电视柜上摆的相框,是一位端庄的女子,她拿起来,手指拂去上面的灰尘,眼眶一红几乎掉出泪来,她赶忙强忍住。老余发现了这个细节,可他什么也没说。

回酒店的路上岚琦情绪不太高,很少说话,大家问她,她也只是说有点累搪塞过去。到了酒店,老余问她:“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她抬眼,随即又低下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老余不再多问,两人互道晚安分别回了房间。在床上坐了一会儿,老余脑子里盘旋着这两天的信息,实在也毫无睡意,于是披上外套出去散步。

不知不觉老余溜达到了案发的那栋房子前,他就静静的望着那栋建筑物,静静地望着。突然,他看到房子里闪出了微弱的绿光,那位置好像正是老人的房间。他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眼花了。可那真真切切的确实有绿光。难道那夜明珠并未被盗走?难道屋子里还有别人?他正想进去一探究竟,屋子却又陷入了一片漆黑。不一会儿有个黑影推门出来,他躲到了街上的电话亭后边,那黑衣人手里拎了一个袋子,看了看左右确定没人注意,随后一头长卷发,跑进了夜色里。

老余没有再进那幢房子,也没有去追着那黑影。他回了住处,碰到岚琦,见她手里抱着一堆东西,岚琦主动打招呼:“余老师也没睡啊?我有点嘴馋,刚去超市买了点吃的,余老师要不要一起吃点?”“不了不了,余老师不吃零食的,呵呵,赶紧回去早点休息吧。”“哎,余老师,您也早点歇着……”岚琦还是一副欲言又止却又故作镇定的样子。老余拍了拍她的肩膀,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回了房间。岚琦是个爽快的人,心里藏不住事,可面对老师这样的举动,她也实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连着几天,H城的雪下的静谧又安详,厚厚的银白好像要覆盖住一切。小郑的警车在这街道上第一次开的这么慢,并不是怕打滑,而是,不想送走岚琦。冰冷的手铐隔得手腕生疼,小郑不断从后视镜里看岚琦的眼睛。

警车静静的驶向H城郊的女子监狱。

下车后,岚琦微微的笑了,“谢谢你们送我来,都回吧,我没事儿了。”话语平静,老余依旧是拍拍她的肩膀,拍的比以往都要认真。裴浩也简单交代了几句,注意身体之类的。小郑没说话,可能想说的太多了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岚琦转身走了,小郑冲上前抓住她的胳膊,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

阳光映着白雪皑皑更加的刺眼。忽明忽暗,时而光明时而黑暗。

岚琦究竟是怎么杀死了老人并不是那么重要为什么要杀他呢她不是故意的,那是她的姐夫啊。其实故事的重点是什么呢?我想说说那颗夜明珠。对没错,就是那颗发着绿光的,价值连城的,失踪了又回来的,夜明珠。

老人深爱着他的妻子,不,他们很相爱。当年出车祸的时候,他妻子第一反应的扑倒他身上保住了他的命。他的心被那年H城的冰雪冻结了,变得孤僻。他每天晚上都会给妻子写一封信,几十年如一日,从未间断,对,就趴在那个绿色灯罩的台灯下。我是不知道世界上究竟有没有价值连城的夜明珠,我也没有见过。可是,有一种情感,它就是拥有能照亮黑暗的光芒。

但是那妻子的妹妹开始恨他,那是她最爱的大姐,为了救一个男人豁出了自己的命。她年纪小小的,什么都不理会,就是恨他怨他,越来越恨越来越怨。谁都不知道这个聪慧美丽的女孩心里还埋着这样一份沉重的怨恨。就连她最喜欢的老师也不知道。

我不知道岚琦在杀他姐夫之前有没有矛盾争吵,或是很平静,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并不是她的本意。一定不是的。

岚琦给裴浩、小郑和老余看了那些信件,她本来想把它带走,可是她带不走了。

还有一次,老余带裴浩一起去了那栋房子。那个厚重的窗帘,老余重新拉上,他让裴浩去站到门外的窗下。裴浩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还是充满疑问的出去了,待他站好,老余打开了那盏绿色灯罩的台灯。裴浩不一会冲了进来:“老余你找到夜明珠了?”“是啊,没丢,这不是在这呢。”“啪嗒”他又打开了那盏台灯。

还有小郑,我想是真的挺喜欢岚琦的吧。

岚琦转身走的时候,小郑冲上前抓住她的胳膊,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我等着你。”

岚琦看了这眼神坚定的小伙子一眼,扯开了嘴角,淡淡的说:“别傻了小屁孩,快回家吧。”转身却红了眼眶,心里一股暖流冲破了积压已久的冰霜。

他们三人回去的路上,雪又下了起来,越下越大。

比起嘈杂的下雨天,下雪的时候是多么的安静啊。H城的雪,又下的那么大。

 

“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如手。笑杀陶渊明,不饮杯中酒。”

 

故事应该是没有结尾的,不管它怎样发展。

我的胡言乱语说完了。

渐渐进入深冬,我已经开始盼望着我的城的雪了。


支持Ctrl+Enter提交
暂无留言,快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