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创业

B站要赴港二次敲钟,股价曾年涨360%,IDG、君联、腾讯等投资人乐开花

能融资又能投资的巨兽也有烦恼。…

Time观察网最新消息:

B站要赴港二次敲钟,股价曾年涨360%,IDG、君联、腾讯等投资人乐开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融中财经(ID:thecapital),作者:什小瀑 编辑:吾人

1月13日,据媒体报道,哔哩哔哩(B站)踏着中概股回归的大潮已经正式提交香港上市申请。

据悉,B站上市时间或在3月,融资规模由20亿美元加码至25亿美元-30亿美元,预计在未来2个月内完成交易。

2018年3月,B站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一年后,陈睿曾公开表示B站“生死线”为100亿美金,“长期来看,在中国低于100亿美金这个体量的内容平台都将被淘汰,一百亿美金意味着公司收入至少要100亿人民币一年。我提的不是一个‘目标’,而是我过不了这根线我会死。”很快,B站用了一年时间,市值从45亿美元涨至100亿美元,成功突破“生死线”。

如今,B站已是市值近420亿的巨兽。然而,巨兽也有烦恼,比如何时才能扭亏为盈。时隔一年,B站赴港二次上市,不知道陈睿的心中是否有一条新的“生死线”?

| 股价一年涨360%,两年涨700%的B站“最懂年轻人”

B站回归上市,似乎一早便埋下伏笔。

“B站90%的用户都在中国大陆,而用户在哪里,其实最好就选择在哪里上市,所有中国互联网公司首选都应该选在国内上市,只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可能海外时间会短一些。”在2018年3月,B站成功敲响纳斯达克钟声的现场,CEO陈睿在被问到未来是否会选择回归时如此表示,“如果国内的相关规则许可,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会选择回到中国国内上市。”

果然,B站用实际行动对曾经的表态做出了验证。在某位行业人士看来,这是B站在当下相时而动做出的最佳选择,“随着国内公司在国外上市面临的监管日趋严格,中概股回归成为趋势。从B站发展态势来看,如今获客成本低,借上市扩大用户规模,储备好内容,加深护城河是当务之急。”

从2009年诞生,到2020年月活突破2亿,正式会员数达9700万,如今的B站再也不是一度为A站宕机做备胎的“小破站”了,而是走出原有二次元藩篱,从内容分区上涵盖动画、番剧、音乐、舞蹈、游戏等多元化的综合性视频网站。

B站破圈儿的标志性动作莫过于晚会。2019年12月31日跨年夜,《权力的游戏:冰与火之歌》《镇魂街》《哪吒》《英雄联盟》《流浪地球》《千与千寻》等经典IP,吴亦凡、周笔畅、五月天等深受年轻人喜爱的嘉宾,异次元的碰撞、展现出来的家国情怀等等,使这场晚会的播放量在两天内冲到到3674万,两周后,视频播放量已超7565万。

2020年12月31日跨年夜,B站与央视合作举办了“2020最美的夜”,从洛天依的开场,到漫威仙剑的出场,再到崔健的《假行僧》出场,在新与旧的碰撞中,影视、动漫、游戏多元IP等多元素融合在一起,人气突破了2.5亿,这一数据再次冲上巅峰突破新高。

满屏“爷青回”的弹幕文化打响更高知名度。成功破圈儿后的B站用户量增多,股价随之飙升。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平均月活跃用户数、移动月活跃用户分别为1.97亿、1.84亿,比上年同期增长54%、61%。股价股价一年涨360%,两年涨700%,B站似乎有着无比光明的未来。

| B站的“是”与“非”

B站的称号之一,即“披着弹幕外衣的游戏公司”。 

2013年,B站成立游戏中心,陆续上线《侠物语》《黎明之光》两款游戏;2014年,《百万亚瑟王》《崩坏2》成功拉开了B站游戏联运业务的大幕;2015年,《Fate/Grand Order》成为B站的首款独家代理手游,成功登顶App Store畅销榜第一位。

游戏联运、联合发行、代理发行、合作研发以及投资研发等各方面的游戏收入,成为B站营收占比中重要的一部分。然而,不得不提的是,游戏营销和B站一直引以为傲的流量如果能互相打通,对于两者都会有很大裨益,但两者逻辑不同,各自为营,这造成转换效率很低。

此外,“内容涉黄”是B站难以言说的痛。

12月3日,上海市“扫黄打非”办联合市委网信办、市文旅局约谈B站,责令限期整改2周。12月21日,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再次部署上海市“扫黄打非”办组织查处B站平台存在的涉色情低俗等问题。

“高速驰骋的企业,尤其要注意握好方向盘,系好安全带,助推‘后浪’们安全冲浪、奔涌向前。”全国“扫黄打非”办发布的通告中称。

B站组织专项人力排查和处理了相关稿件,非常配合地迅速进行了为期两周的整改,并称“B站将不断加强内容审核能力,优化内容管理机制,积极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然而,对于综合性视频网站来说,视频审核难度不小,要想彻底防范政策风险仿佛并非易事。

如果说成功出圈的B站最大的烦恼,莫过于盈利情况一直不容乐观。

据2020年三季度财报显示,B站于第三季度营收32.3亿元,同比增长74%。但净亏损由二季度的4.76亿元扩大到9.9亿元。品牌渠道、营销费用的上涨,以及公司移动游戏推广费用的增加、内容成本及版权费用花费过高是其连年亏损,盈利困难的直接原因。但往深层次挖掘,B站的盈利模式存在诸多问题。

从成立至今,B站从围绕内容创作与分享,到布局游戏、动漫、直播和电商,进行了一系列商业化探索。游戏、增值服务、广告和电商成为B站四大业务板块。

其中,游戏联运业务,是其最大的现金流来源。作为二次元聚集地的B站深谙用户心理,对其进行以二次元游戏为主的精准投放,既提高了用户黏度,又将自身用户“二次售卖”为游戏厂商的用户,从中取得利润。

直播增值服务收入是其另一营收来源。乘着直播的东风,B站增加直播模块,和主播按照比例分享收益。网红主播的签约,既带来营收,又将主播粉丝转化为平台用户,同时提高了平台用户黏性。

广告收入和电商收入占比较少。视频不加贴片广告是B站提高用户黏度的一种手段。近几年,B站增加了一定数量的图片广告,及与up主进行合作,以在内容中加入软广告的形式分享收益。同时,利用z时代人群心理特点,对用户售卖游戏及动漫周边产品进行盈利。

综上,B站收支结构较为单一。调性鲜明、用户群体年轻化是B站成功的推动力,然而这也造成了以动漫类为主的游戏推荐,对用户类型进行了限制。在直播方面,B站和专业直播平台存在较大差距。大会员及番剧虽然是其主推,但会员性价比不高带来的营收寥寥。因本身调性等因素,广告收入和其他付费视频网站的贴片广告收入相比更是天壤云泥。

不过B站一直在进行更多的商业化尝试,比如,举办定制旅游、办演唱会等线下活动;进军旅游业后,将旅游子品牌分拆为独立公司进行独立融资等。

近日,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提交的ICP备案网站域名“bilibilipay.cn”和“bilibilipay.com”被审核通过。这意味着,B站将正式进军金融支付领域。

看着光鲜亮丽,却实现盈利之路漫漫的B站,似乎拥有着更多可能。

| IDG、君联、腾讯、索尼纷纷布局

据天眼查显示,从2009年成立至今,公司共获得九轮公开融资,在投资人队伍中,不乏IDG、CMC资本、启明创投、君联资本等投资界巨头。腾讯、索尼等产业大亨更是对其投入重注。

B站融资历程 

截图来自于天眼查

IDG资本是最早超B站伸出橄榄枝的投资机构,双方的最早结识可追溯到2013年。

当时任投资经理的童晨在内部牵头做90后研究时,发现了二次元这个宝藏,而在这一领域,B站最为亮眼。在和徐逸进行沟通后,童晨判断B站极其了解用户需求。之后,在童晨的推动下,猎豹的陈睿加入到B站创始人队伍。

IDG资本在B站的A轮和B轮进行了持续加注。B站也报之以李,成为IDG资本围绕年轻人成功布局的“90后第一股”。

腾讯投资在B站的发展中,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2015与2017年,腾讯参与了B站的C轮与D轮融资。B站上市后,腾讯在2018年10月和2020年2月对其进行了多番押注。其中,2018年,腾讯通过认购增发新股方式对B站注资3.176亿美元,交易完成后,腾讯成为哔哩哔哩的第二大股东,持股占比约为12%。如果按以8.5美元/股买入,如今哔哩哔哩已涨至105.6美元/股,腾讯的账面浮盈高达35亿美元。

在腾讯成为第二大股东之后,阿里也加入到投资人队伍中。B站也成为中国互联网公司里为数不多拿到A、T两家巨头资本的幸运儿。

阿里关注二次元是在2015年。通过收购优酷土豆,阿里间接持有了A站股份。后因经营不善、资本运作混乱等种种因素,阿里放弃了对A站的扶持。这也为投资B站埋下注脚,一方是优质的垂直流量社区,一方是拥有强大资本和业务能力的互联网巨头,双方一拍即合。

2019年9月,阿里巴巴买入2300多万股,以同时期股价推测,阿里巴巴的账面浮盈逾20亿美元。

2020年4月9日,旗下有诸多游戏、动漫、音乐领域知名IP的索尼以4亿美金的价格认购4.98%的股份,万众期待的“B加索”组合也正式宣布出道。双方将在动画、游戏等多个领域进行合作。对于这笔投资,索尼表示看好娱乐业务,重视中国市场。“借力 B 站年轻一代的核心用户群及在线娱乐的强大实力,推动索尼娱乐业务的进一步发展。”

2015年到2017年,君联资本采用“综合基金+文体专业基金”联合投资的形式三次投资B站。谈到投资,原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靳文戟曾表示,押注一家早期公司有时几乎等于押注创始人,在影响他决定的各类因素里,B站的掌门人陈睿起到了关键作用。此外。B站最独特的地方在于形成了其他视频平台难有的社区文化和用户黏性。而它自身“新数据、新人群、新创新”等元素又符合了君联对TMT项目的期待。

B站是君联在TMT领域投资额最大的项目。上市后的B站给君联资本带来了不菲回报。

| B站也爱做投资

B站的投资步伐从未停过。

如果以2018年B站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这个时间点为界。上市前之前主要投向游戏、动漫等领域,比如,2013年到2014年阶段,B站共进行了三笔投资,分别是了漫展资讯的手机软件Manka、游戏公司艾米乐和芜湖享游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上市后,B站加大了动画制作、发行、媒体等业务的投资。投资方向的改变和B站寻求用户增长,扩大内容品类有很大关系。2020年B站的投向更广泛,除了游戏外,对IP开发和虚拟直播进行了布局。

总的来说,B站围绕ACG领域,即Animation(动画)、Comics(漫画)与Games进行了大比例布局。 按细分领域划分的话,游戏占比最重,覆盖了游戏研发、制作、服务、发行等诸多细分领域。

B站在游戏领域的部分投资情况 

融中财经制图,数据来自于公开信息整理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20年8月中旬,B站投资的游戏公司近20家。据IT桔子显示,在2016年,B站投资了上海灼焰、萌鲸网络、御宅游戏等三家。2020年,除了上图中的掌派科技、千跃网络、绮心科技、哆祈哆祈之外,B站还投资了影之月、时之砂、猫之日、光焰网络等。

有专业人士称,“B站投资大量游戏公司,主要目的在于内化游戏研发和发行体系,建立更强的游戏储备系统。”

比如,哆祈哆祈、掌派科技均为二次元手游研发商,千跃网络为网络游戏开发商,上海萌鲸网络科技公司专注于研发国产二次元移动游戏,网元圣唐、猫箱网络均为游戏开发公司,掌派科技为二次元手游研发公司,米画师则是一个主攻游戏领域的画师......这些投资均为B站提供了不错的回报。

不过,也有投资“走眼”的时候,比如开发CYBERPUNK题材的PRG游戏的萌琼网络,因为自身经营不善而导致了游戏进度暂停。

B站在文娱传媒领域的部分投资情况

融中财经制图,数据来自于公开信息整理

文娱传媒领域是哔哩哔哩最主要的投资领域,截至2020年年底,投资数量约50起,投资企业除上图所示外,还有欢喜传媒、汉卿传媒、青藤文化、小象大鹅、口袋宝宝等。

在动漫产业链上游,B站投资了动漫制作公司童园文化、绘梦动画等;在垂直二次元平台上,投资了“轻文轻小说”、“M站”等;在展会方面,则布局了ComiDay、ComiTime、米漫等公司;在产业链下游,B站成为中文世界最大的动漫周边模型玩具网“AC模玩网”的股东。

在二次元领域,B站的投资盖了动画、漫画、游戏、虚拟偶像、声优、轻小说、漫画和衍生品等。在2019年和2020年,哔哩哔哩相继投资了艾尔平方、七灵石、灵樨文化、云集将来、超电文化、无锋科技、有度文化、Lategra等企业。

在动画领域,在动漫内容积累起一定用户的基础上,基于对未来国内市场ACGN衍生品需求的判断,B站在2017年向IP衍生品综合服务商艾漫提供了近5000万元人民币的投资。2018年,投资了广州红小豆动画有限公司。2019年,通过扶持国创产业链,广播剧、漫画、会员购,B站围绕动画IP做了全产业衍生链条的布局。

此外,B站也是做LP的一把好手,先后以18.69%、7.99%的投资比例,投资了苏州优格华欣(优格资本)与君联嘉志股权投资两支基金,间接投出了格如灵、威魔纪元等知名项目。

2019年4月,陈睿曾公开表示,“长期来看,在中国低于100亿美金这个体量的内容平台都将被淘汰,一百亿美金意味着公司收入至少要100亿人民币一年。我提的不是一个‘目标’,而是我过不了这根线我会死。”很快,B站用了一年时间,市值从45亿美元涨至100亿美元,成功突破生死线。

如今,B站已是市值近420亿的巨兽。然而,巨兽也有烦恼,比如何时扭亏为盈。如今赴港二次上市,不知道陈睿的心中是否有一条新的“生死线”?

(本文来源:百略网专栏,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来源于百略网专栏,版权归百略网原作者所有,本站仅作为分享,无任何商业用途。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Time观察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观察酱

作者: 观察酱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