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 怎么就跟色情扯到一起了

创赢中国网注:ASMR 本来是一个起源于医学的概念,它通过模拟各种细微的声音使人们感到舒适和愉悦。然而,正是这种亲密性,使得它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如今,在国内的各大直播平台,ASMR 往往都和软色情挂钩,而观众们也并不单纯是为了“愉悦”。但是,ASMR 的价值还是值得被认可的,现在需要的就是让它重新回到正轨。

又是一个失眠的晚上。


臣子翻了个身,塞上耳机,拿起手机摆弄了几下,再一次把眼睛闭上。


耳机里传来一阵窸窣的摩擦声,之后又是一阵海浪,臣子的后脑勺传来一阵熟悉的酥麻,原本因为失眠而焦躁的心,也逐渐平静下来。“我觉得它就像是让我睡着的药引子,一旦失眠,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它。”臣子对刺猬公社说。


这个“它”有一个复杂的学名“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简称为ASMR。这几个英文字母最近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大众视野,但却往往是以负面的形象示人。


今年四月,南方都市报发表了一篇调查报道,揭露荔枝、Hello语音等音频平台存在软色情内容,ASMR和“磕炮”“pia戏”等一起被列入了黑名单之中。


报道发布后不久,荔枝便作出回应,宣布已对ASMR类节目作出了关闭频道的处理,并集中进行了对违规内容的整治。


这不是平台第一次整治ASMR内容,在此之前,虎牙、斗鱼两家直播平台分别发布过管理公告,禁止主播利用ASMR传播低俗内容,禁止低俗、色情擦边嫌疑的行为。

“早该整治了,不然外界都以为ASMR是色情主播才做的东西。”和臣子讨论此事时,他这样对刺猬公社说。


“这太对不起真正喜欢ASMR的人了。”



是安眠神器,还是色情帮凶


罗振宇在2016年的跨年演讲上提到了一次ASMR,用来证明在互联网这个虚拟世界光怪陆离,一些人聚集在一起,共享一些“看来稀奇古怪,甚至是不可言说”的文化。


他指着PPT,对着台下几千观众说道:“ASMR,这是什么呢?是听好听的声音。比如说摩擦一根羽毛,敲打一只盒子,就这样一个社群。这个社群里面有自己的巨星,比如这个女孩,这个女孩的网名叫轩子巨2兔,每天晚上轻声细语地跟你说话,做出各种声音,同时在线五十万人围观,你能相信吗?”


可能是罗振宇揣着明白装糊涂,也可能他自己并没有真的点进这个女孩的直播间。不论怎样,他都没有进一步说明,这五十万人聚集而来,可能大部分人不是为了听“好听的声音”。

简单回顾下ASMR诞生的历史,会发现在兴起之初,ASMR的爱好者就极力想撇清这件事和色情之间的关系。


2007年,一位ID为“okaywhatever”的21岁网友在医学资讯网站SteadyHealth上发起了一篇名为《Werid Sensation Feels Good》(一种舒服而奇怪的感觉)的帖子,介绍了从儿时起他经历的那些特别的感觉,这些感觉通常是由看似随机的、毫无关联的事件引发的,比如指尖滑过皮肤,听别人讲一个故事,或者看一场木偶表演。

ASMR视频制作者小燚最早接触到的ASMR视频,是无意中点开的说是推荐给失眠患者的视频,“当晚听着睡觉,睡眠质量大大提升,从此入坑。”很多ASMR的爱好者都和小燚一样,被ASMR所吸引,是因为它对失眠的改善和对情绪的放松。


在温彻斯特的雪兰多大学,生物制药科学教授Craig Richard对世界各地近两万人进行了调查,数据显示,四分之三的受试者使用ASMR视频来帮助他们睡眠,三分之一说视频可以帮助他们“感到放松”,较小的百分比使用视频来处理焦虑障碍和抑郁症。他认为,ASMR有一天可以用于医疗。


ASMR的实用价值,正在逐渐被科学认可。


知乎网友@ZOOOOOOM桂在一则回答里写道,ASMR所展现,研究的是声音。而在视频、直播中,尽可能的降低麦克风的底噪,同时让自己在发声时降低粗重的呼吸声,是提高ASMR质量的最重要指标,而那些身材好,脸蛋好的女主播里,很少有在意这些东西的。

但实际上,ASMR在被称作互联网音频决胜因素——“场景化”上,能够发挥巨大的作用,它能够大幅提高音频场景的浸入式体验,在知识付费、在线电台、音频直播这三种音频市场主要的内容形式上,都有介入的空间,同时在抢占用户睡前的时间上,有非常大的优势。而未来ASMR与VR技术的配合,也很值得期待。


此外,ASMR也正在逐渐摸索一套成熟的商业模式,近几年,在广告宣传、影视创作等方面,都有商家做出尝试,宜家曾推出了一则主打“触觉同感”的广告,利用ASMR营造出温馨、放松的环境;韩国的BBQ椰香炸鸡找男团防弹少年拍摄了一则吃播结合ASMR的广告;网剧《河神》也曾通过让主演李现、王紫璇等利用ASMR讲述剧情来进行感官营销。


随着平台对劣质ASMR内容监管越来越严格,以及大众对ASMR的认知升级,ASMR也许将慢慢显现出它本该有的魅力,通过内容本身展现出更多想象力,成为移动音频产业中不可或缺的力量。

本文转自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赵思强。创赢中国网编辑,有删减。

本文由 创赢中国网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创赢中国网)及本页链接。
首页通栏广告
相关文章

热议话题

0人讨论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