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人物

香港中联办主任: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天经地义 否则就是纵容叛国

 ˂span style="font: 16px/26px PingFangSC-Regular, 微软雅黑, STXihei, Verdana, C…

 据港媒报道,香港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昨日(11月12日)明确指出,部分候任立法会议员在宣誓时宣扬“港独”,严重冲击“一国两制”底线,超出香港特区自治范围内事务的范畴,全国人大常委会及时主动释法是唯一适当的选择,也是依法办事,天经地义,否则就是有法不依、纵容叛国,后患无穷。对于香港有人担心释法会影响司法独立,张晓明指出,人大释法只是解释法律,并不取代特区法院审判。他又指出,人大释法与香港法院依法行使独立审判权是并行不悖的关系,与司法独立并不矛盾;而香港司法独立是中央授予的高度自治权的一部分,不能凌驾于中央依法享有的权力之上。

香港中联办主任: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天经地义 否则就是纵容叛国

香港中联办主任张晓明11月12日出席香港培侨中学70周年校庆晚宴。他指出,基本法在香港法律体系中具有最高法律地位。

据大公网13日报道,创立于1946年的培侨中学昨日举办70周年校庆晚宴。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中联办主任张晓明、立法会主席梁君彦等担任主礼嘉宾,出席的还有几百名社会各界知名人士、培侨师生及校友。张晓明致辞时主动谈及宣誓风波,这是他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基本法104条作出解释后,首次就释法问题作公开讲话,就香港社会部分人对释法的疑虑逐一做出回应。

张晓明指出,培侨中学在香港以传统爱国学校著称,强调学校教育对于青少年群体爱国意识的生成至关重要。梁振英表示,过去数年香港社会年轻人的言行令他觉得教育政策不能只增加财政和人力资源。 

关系国家主权超出香港事务

张晓明指出,释法的直接原因是立法会部分候任议员在庄严的宣誓仪式上公然宣扬“港独”,甚至粗言侮辱国家和民族,“除非他们把所有人都当作白痴,否则,他们违反宣誓程序、亵渎誓词内容的行径是抵赖不了的。”他批评有关人士的所作所为,不但严重伤害了全中国人民和全球华人的感情,而且严重冲击“一国两制”底线,违反国家宪法、香港基本法和有关法律,其性质是意图分裂国家,这已关系到国家统一、领土完整和主权安全,超出香港特区自治范围内事务的范畴。

张晓明强调,全国人大常委会及时主动释法,是确有需要、依法办事、天经地义,否则就是有法不依、纵容叛国,后患无穷。正如习近平主席在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大会上讲话中所明确宣示:“我们绝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政党、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块中国领土从中国分裂出去。”张晓明表示,习主席的这句话连用6个“任何”一词,掷地有声,是对“台独”、“港独”等任何图谋分裂国家的势力发出的最严正警告,是体现13亿中国人民坚决捍卫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和安全的共同意志的最强音。

对于香港社会一些人担心人大释法对法官不够尊重,会影响到司法独立。张晓明强调,对这个问题的认识要“正本清源”,“跳出一些惯性思维或话语陷阱”。他首先从法理上指出,基本法的解释权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在它认为有需要的任何时候解释基本法有关条文,这一点在1999年终审法院关于“刘港榕案”的判词中也得到明确,即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解释权是“普遍而且不受限制的”,不能因为全国人大常委会把基本法的一部分解释权授予了特区法院,而认为特区法院有权反过来限制授权人的权力及其行使。

挑战“一国两制”岂能不管

至于有人质疑宣誓事件中央该不该管,张晓明反问:“‘港独’分子已经公然利用宣誓宣扬‘港独’了,已经狂妄地挑战‘一国两制’底线、危及国家安全了,中央能够坐视不管吗?”他强调,释法针对的不是特区自治范围内的事务,而是针对“港独”行径和涉及对国家效忠、涉及基本法权威的严重问题。谈到在香港法院已经审理宣誓案件的情况下,人大释法时机是否适当,张晓明认为,关键看特区是否有更好的办法有效阻止相关人士利用立法会平台继续宣扬“港独”的言论、有效阻止产生更为严重的社会危害后果,“从这个角度讲,全国人大常委会此时释法不仅是职责所在,也是唯一适当的选择。”

张晓明又表示,香港的司法独立是中央授予的高度自治权的一部分,是相对于特区行政、立法机关而言的,不能凌驾于中央依法享有的权力之上,不能拿司法独立抗拒和排斥中央权力。他说,司法独立是为了保障法官在审判案件时不受任何外来干预,从根本上讲,是为了确保法官正确地、忠实地执行法律,释法正是为法官准确依法审判案件提供更为清晰的依据。他强调,中央从来都主张尊重并坚决维护香港特区依法享有的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事实上人大释法只是解释法律,并不取代特区法院审判。

张晓明续指,此前的四次释法都是因为出现了需要明确的实际问题,而且是在香港社会在基本法相关条文的理解和适用上出现争议的情况下作出的,释法后都起到了正本清源、息纷止争、填补漏洞、完善法制的作用,并没有产生某些人一次次危言耸听的后果。他强调,全国人大常委会依法行使对基本法的解释权,与香港法院依法行使独立的审判权是并行不悖的关系,与“司法独立”并不矛盾。张晓明认为,关键是有关各方都要真正尊重基本法在香港法律体系中具有的最高法律地位,真正把基本法的有关规定本身看作香港法律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真正把维护基本法与维护香港法治统一而不是对立起来,真正适应与“一国两制”要求相一致的新宪制,真正依法办事。

爱国是人类社会共同珍视的价值

张晓明致辞时回顾了培侨中学的历史,他表示,无论经历什么样的风风雨雨,无论处于逆境还是顺境,培侨人初心不变,爱国报国之志坚定不移,对爱国教育的坚守和坚持从未动摇。在办学条件日益改善、教育质量广受赞誉、社会影响不断扩大的同时,培侨光荣的爱国传统也代代相传。

张晓明也谈及对香港爱国教育问题的思考。他表示,爱国是人类社会共同珍视的价值,是人类情感中至为高尚和纯真的一种情感,更是我们中华民族伟大民族精神的核心元素。张晓明认为,爱国立场和情感的生成与一个人的成长经历有关,与一个人所受的教育有关,特别是学校教育对于青少年群体爱国意识的生成至关重要。如果像培侨中小学这样,在课堂里,学生能够通过上中文课、历史课、地理课,了解到祖国的灿烂文化、悠久历史、壮丽山河,能够被屈原投江殉国、苏武持节牧羊、岳飞精忠报国、戚继光抗倭卫国的故事感动过,能够熟记霍去病“匈奴未灭,何以家为”,辛弃疾“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文天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林则徐“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等千古传诵的豪言壮语,怎么能不在青少年学生的心田里哺育出爱国的幼苗?

香港特首梁振英指出,教育是社会的根本,香港社会未来的质素取决于青少年各个方面的质素,包括正确的价值观、世界观。他表示,教育一直是特区政府的施政重点,花在教育的经常开支接近720亿,是政府总经常开支的一大部分,政府会继续投放资源在这方面。但他亦表明,过去数年少数香港青年人的言行提醒他,只增加教育的财政和人力资源不足以达到教育的总目标。他举例说,“占中”期间有学生在毕业礼上举黄伞,年轻人在世界杯外围赛对国歌喝倒采,又将事件说成是言论自由。“对类似事件不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因为后果可能是姑息,姑息会演变成变本加厉。”

前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培侨教育机构董事会主席吴康民致辞时引述首任行政长官、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在香港回归不久的一个宴会席上曾对他表示,爱国学校办得很好,应该多办几间。当年他视董建华说法为对爱国学校的要求和鼓励。以培侨来说,之后因此在小西湾恢复了培侨小学,更在沙田大围创建了培侨书院,学生由900多人增加到3000多人。其他的爱国学校也都有所发展。吴康民认为,自香港回归以后,全香港的学校应该都是爱国,再也不分彼此,大家都为教育好下一代共同奋斗。

张晓明谈释法简明版

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没有权力主动释法?

在基本法第158条规定得很清楚:基本法的解释权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从法理上说,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在它认为有需要的任何时候解释基本法有关条文。

应不应该在这个时候释法?

“港独”分子已经公然利用宣誓宣扬“港独”了,已经狂妄地挑战“一国两制”底线、危及国家安全了,中央能够坐视不管吗?释法针对的不是特区自治范围内的事务,而是针对“港独”行径和涉及对国家效忠、涉及基本法权威的严重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此时释法不仅是职责所在,也可以说是唯一适当的选择。

释法是否会损害香港的司法独立?

香港的司法独立是中央授予的高度自治权的一部分,司法独立是相对于特区行政、立法机关而言的,司法独立不能凌驾于中央依法享有的权力之上,不能拿司法独立抗拒和排斥中央的权力。司法独立是为了保障法官在审判案件时不受任何外来干预,从根本上讲,是为了确保法官正确地、忠实地执行法律,释法正是为法官准确依法审判案件提供更为清晰的依据。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Time观察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